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音乐 > 正文

《我是唱作人2》能够成为一档“宝藏音综”?

《我是唱作人2》能够成为一档宝藏音综? 成为一档宝藏音综的关键在于,用足够多的宝藏音乐和音乐人去打动大众,有底气,也有实力。 收官之夜,张艺兴带领的守擂队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两队经过四轮1V1对决,再次带来了8首精彩的原创歌曲。从说唱到古风,再从流

《我是唱作人2》能够成为一档“宝藏音综”?


成为一档“宝藏音综”的关键在于,用足够多的宝藏“音乐”和“音乐人”去打动大众,有底气,也有实力。

收官之夜,张艺兴带领的“守擂队”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两队经过四轮1V1对决,再次带来了8首精彩的原创歌曲。从说唱到古风,再从流行到摇滚,不同风格的碰撞,把这一季以来的多元类型音乐融合推向了高潮。但胜利的音符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如张艺兴所说:“真的很爱唱作人构成的这个氛围,每个人都有自己领域的一些见解,每个人都有对音乐的执著和热爱。

“宝藏音乐”诞生的日与夜

88首原创音乐,《我是唱作人2》交上了一份很见重量的创作答卷。

在连续3个月的时间里,这些作品接连登上TME音乐平台、网易云音乐等各大权威音乐榜单,收获了大量年轻用户的追捧和媒体的一致好评。再加上第一季诞生的92首原创音乐,这种优质音乐的生产能力在网红歌曲泛滥的当下,无疑为观众也给音乐市场带来了一大笔珍贵的财富。

数量只是代表影响力的一个维度,能否真正让唱作人们在音乐表达里找到自我、让观众们在节目里找到共鸣才是衡量这档节目能量的关键所在。

在收官之夜的舞台上,“复活”归来的隔壁老樊带来的《逃离》,一改往日流行的述说,用歇斯底里的摇滚表达呐喊出对自由的渴望;张艺兴一身白色长袍“醉”倒在古琴旁,却也糅合了类型迥异的说唱音乐,把一曲《痴》里的忧愁娓娓道来,场景与音乐的极致碰撞带来最复杂的审美沉浸体验,无论是大众评审还是其他唱作人都在感叹——

“完全没见过这样的表演。”

有对音乐本身的融合“实验”,更有对生活本身的细腻关照。GAI周延用熟悉的“渝味方言”打头的《这就是生活》,描摹出了他藏在音乐里的对生活的理解,“我希望这些碎片可以让你感受到我的生活,如果这些碎片你也有的话,那么请你进入我的世界。”刘思鉴一个鞠躬告别了《我是唱作人2》的舞台,但他的音乐却让人更加难忘,如同他最后一首歌《多动症》所表达的那样,词意平实,却打动了许多大众评审,“完全把孩子的生活日常写成了歌,也把对妈妈的爱和抱歉都写在了这首歌里,唱出了我们的心声。”

更进一步的,节目带来的这些原创音乐作品,无论在品质和流行度上,都引发了听众、媒体乃至于音乐人的全方位关注。它们不仅顺利出圈,而且获得了极高好评,既是属于专业范畴的——这些优质作品经得起行业考察和推敲;也是属于流行范畴的——普罗大众对此的审美有极大的感受的空间,“破壁”能力强劲。在这样的基础上,无论音乐、音乐人都受到了空前的关注和讨论,并形成了相应的社会意义阐发。譬如,GAI周延演唱的《烈火战马》致敬平凡英雄获得了各大主流媒体的点赞转发,引发传播再创作的热潮;张艺兴在首期节目中演唱的《Joker》在海外短视频平台引爆刷屏式传播,仅海外音源使用就突破4万次,相关话题阅读量近7000万;《湘江水》引起的乐评人和说唱歌手之间的“大辩论”,更是蔓延到整个华语音乐圈,构成了有价值、有力量的音乐讨论和对话。

许多人喜欢郑钧的《低空飞行》,乐评人耳帝也指出:“一首舒服惬意、悠然自在的复古放克舞曲,有着灵动的贝斯线,平和又澎湃的旋律,既有过去的情怀又有年轻的精神。”好的音乐没有一成不变的标准,关键是能否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共意传播。

从第一季走来,到第二季的渐入佳境,《我是唱作人2》的“宝藏”首先便在于它发掘了无数的“宝藏音乐”,这里面潜藏着无数的音乐可能性,也带给普罗大众无尽想象力的音乐审美空间。节目方才收官,观众便对第三季节目有了热切的期待,这也恰恰印证了这档节目的独特价值——一直在创造,而非一直在消耗。

第二季虽然落幕,但新一阶段中国原创音乐发展的大幕其实才刚刚拉开。

找到与见证“宝藏唱作人”

这里就是一个独特的音乐生态

在收官之夜的Cloud party云庆功宴上,303位热爱原创音乐的“山顶洞人”见证着不同的唱作人走向大众视野。带着流行、说唱、民谣、R&B等不同风格类型,以及“唱作人7+X计划”的赛制等节目的结构化创新,《我是唱作人2》在为当前文娱市场不断输出更臻成熟、健康的流行文化的同时,也在打开更多关于唱作人的可能。

今年,《我是唱作人2》实现了赛制层面的一个重要变革:加入新声代挑战赛,颜人中、艾福杰尼、焦迈奇、王子异等8位新声代唱作人两两对决、三轮对战,经历过“8进1”大逃杀后的艾福杰尼以一首《彗星撞地球》再次成功挑战刘思鉴,赢得了最终在总决赛舞台上演唱的机会。而这首歌,也正如大众评审尚华提到的那样,“有一点未来感,音乐语言丰富,舞台表达多元。”

能够看到,更多在互联网语境兴起的年轻唱作人,得以站上《我是唱作人2》的舞台。虽然赛制残酷,但舞台本身就是一种嘉奖。如同万妮达与艾福杰尼比拼遭淘汰后说道,“这个比赛的包容性很大,每个人喜欢的音乐不一样。我把我最想唱的都已经唱了,所以我其实不是很遗憾。”

刘思鉴之前自己做音乐就是在网上发歌,听众也只局限在部分粉丝,“这次《我是唱作人2》这个节目第一次让大众认识我,也让我接受了大众各种各样的评价,都是非常宝贵的经验。”在“后浪”之外,“老炮”郑钧也坦言,“这一季的唱作人们让我重新找到了创作的快乐。”

好的音乐生态绝对不能仅限于一种固有的审美,真正有影响力的原创音乐作品更不能成为整个文娱市场的稀缺资源。

《我是唱作人2》引领的是让整个行业更加注重原创,让更多人看到好的原创作品更有机会被听见,更能在更多渠道去产生影响。节目不仅呈现舞台,也通过demo互听互评,创作过程记录、专门设计intro等方式记录着唱作人们彼此影响共同成长的时刻。当张艺兴听完霍尊的最后一首中国风歌曲《归一》,连说几个“特别好”,“确实像打开了我的天灵盖,醍醐灌顶。”
这么多再度被发掘的“宝藏唱作人”,有机会唱自己的作品、表达自己的观点,是否能让整个音乐生态更有生命力?《我是唱作人2》中的叙事结构描摹出了不同音乐圈层的碰撞,也代表了一种可期的音乐发展轨迹:既呈现多元类型、实验气质的音乐作品,也能以各种精品力作接受流行文化的考验,只有为行业输送更多不同的原创唱作人,才是整个华语音乐生态真正迈向成熟的一个重要标志。

打破浮躁和隐秘

“宝藏音综”这样发现创新机遇

“人有的时候还是要有勇气,去尝试一些在你安全区之外的事。”郑钧在上场前的这句话,也同时为长达3个月的唱作人之旅画上了句点。

和上一季一样,甚至更突出的地方在于,《我是唱作人2》对当下音乐生态里核心问题的探讨更加深入,如郑钧关于“华语音乐榜单”的言论、陈粒、马頔作为初代出圈的独立音乐人对独立音乐市场的看法、还是带着爱豆标签的张艺兴用多首充满诚意的作品见证成长,“讨论”似乎贯穿始终。一路过关斩将的艾福杰尼说,“这是一个音乐的乐园,虽然有惊险刺激的过山车,但是也有开心的旋转木马。”

随着唱作人之间的异质化凸显,《我是唱作人2》的包容性让这一季的每个人都成为独特的符号和记忆点,他们拼凑起来,不仅是音乐世界的完整拼图,更是来自亲情、爱情、梦想、失落等各种情绪关系的陈列橱柜。

不管是陈粒的《拜拜》,还是GAI周延的《这就是生活》,有大众评审表示感受到了真情实感,“我比较喜欢他微笑面对生活的这种态度,你可以从旋律和伴奏中听到很多味道,有酸有苦也有快乐。”当我们去探寻这档节目为什么越来越受到欢迎,推出的原创音乐作品影响越来越广泛时,我们才发现:它不仅带来了数量可观的原创音乐,扶持了多多少少的新唱作人,更在这个过程中传递了生活态度、自我认知、人生探寻,以及对生活真相的揭示等。
经历了这些年既隐秘又浮躁的文娱市场,再来回望《我是唱作人2》中不同唱作人的全景式展现,节目显然是要对原创的关注清本溯源式地再成长:重新定义不同文化的气质,重新审视今天的华语音乐市场转型新契机。面对需要全年龄层的观众诉求,节目需要关注更具广谱意义的价值引领,需要在审美更加差异化的环境下实现再创新。



为什么《我是唱作人2》能够成为一档“宝藏音综”?

因为它带来的是对文化样貌的影响,改变的是人们对音乐,甚至社会的审美,综艺创作标准似乎也在寻求重新出发的路径。在总决赛之后,观众又在呼唤第三季,原来原创精神、人文情怀和协商态度能够重新定义文娱市场的新机遇。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