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音乐 > 正文

音乐野心显露 小众文化走上商业化之路

音乐野心显露 小众文化走上商业化之路 2020年1月2日,B站与QQ音乐联合宣布达成深度战略合作,全面开放音乐人的认证及入驻,并给予双平台的资源扶持;2020年2月13日,腾讯又增持B站股权至13.5%,成为B站的第二大股东。 B站音乐区逐渐暴露在大众面前。在音乐区

音乐野心显露 小众文化走上商业化之路


2020年1月2日,B站与QQ音乐联合宣布达成深度战略合作,全面开放音乐人的认证及入驻,并给予双平台的资源扶持;2020年2月13日,腾讯又增持B站股权至13.5%,成为B站的第二大股东。
B站音乐区逐渐暴露在大众面前。在音乐区拥有千名粉丝的up主若溪(化名)看来,目前B站最火的是“生活区”,而音乐区相对呈现“凉凉”的局面。不过,B站“音乐区”复兴的口号也在近年来逐渐打响:从2018年的”bilibili音乐正版专辑计划”到2019年11月推出“音乐星计划”招募音乐人,2019年的跨年晚会则直接火出了圈。
作为在年轻一代中受欢迎的视频网站,B站意图“去二次元化”。B站公关人员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B站最大的分区是生活区,定位是年轻人的文化社区,而不仅仅是二次元文化。
不过,B站的一些分区仍然保留着“次元文化”的特色,近年来商业化不断渗透其中。音乐区便是其中的一个缩影。
“不想免费了”
当记者提到B站音乐区,许多B站用户则表现得有些茫然,他们更经常使用网易云或者QQ音乐听歌。2019年9月,一名B站用户在知乎提问:bilibili音乐区为什么没落了?以前的音乐区投稿轻松破百万能上全站排行,现在几乎没有这种情况。
“虽然我感觉音乐区在凉,但是我这边体验的staff(工作成员)价格在涨,也挺神奇的,那说明确实是有钱可赚。”若溪对记者说道。
很少有普通观众关注到,在B站的音乐区,一个高质量的作品往往是由多人合作完成,并且需要经费的支撑。在B站完成一部作品,仅音乐部分就包括作曲、编曲、混音、VOCALOID调教等部分的分工合作,同时对于视频画面(被称为“PV”)也有一定的要求。
作为一名国风原创作曲编曲及翻唱up主,若溪从高中时就开始尝试创作,并把作品发表在B站上,现已积累了6000多名粉丝。开始时,作为爱好者,若溪会经常无偿参与一些创作活动,“纯粹用爱发电“,但到现在,她已对外表示不接免费的活儿。
这样的变化与B站音乐区近年快速发展有关。
魏源(化名)是一名资深的B站音乐区up主,早在2011年就在B站音乐区投稿,是音乐区比较知名的“大佬”,在现实生活中则是一名音乐制作人。他和他的朋友经常会在音乐区看作品,找一些有实力的up主,并把他们拉入专辑合作计划中,因此对于音乐区up主的情况了解颇深。魏源表示,早期音乐区很少有付费的情况,但到2015年、2016年前后开始有付费出现,现在也可能变成了一个行规。
在B站发布一个带PV的音乐作品需要多少钱?魏源告诉记者,作为一个音乐人,如果要发布作品,没有名气的画师和PV师可能不用花太多钱,需要几百到1000元,而有名气的画师,其一张画可达到3000到5000元。记者注意到,作曲编曲也是几百到1000元不等,再有名气还会往上提升。
魏源认为,近年来民众版权意识增强,以及B站推出的“激励计划”,让up主能够通过上传作品获得一些收益,带来了一些商业化的苗头。
若溪则更为直白地对记者表示,自己作曲、编曲给歌手,歌手获得了粉丝,编曲作曲却没有得到任何好处,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延续的。
谁来出这个钱?“策划“往往是一个团队的组织者,也是花钱的人。“(策划)要么喜欢一个作品,要么给自己加码,拓展人脉,纯商业出发的比较少,因为大部分水准没有达到商业级别。一般都是给自己增加人气后找办法变现。”若溪说道。
B站官方也在签约音乐区up主,并且帮助这些up主从线上走向线下,具体而言,B站成立上海超电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电文化”)负责签约up主的经纪事务,如B站音乐区up主易言以超电文化练习生身份参加了选秀节目《创造营2019》。
魏源告诉记者,对于签约的up主,首先会要求对方有一定的粉丝基础,并且有产出作品的能力。“B站推广签约的音乐区up主,下的力度还是挺大的,方式挺多的,比如现在有很多的活动,包括BML(由B站创造的大型同好线下聚会品牌)、年度百大up主线下颁奖礼、跨年晚会等几个线下大型活动的出口。B站在这些大型活动中所选择的音乐类节目,包括舞蹈的配乐,可能都是会优先选择他签约的这些人去帮他进行创作。”魏源说道。
“如果全站都拥护的话,其实音乐还是挺容易出圈的。”另一名B站音乐区爱好者维度(化名)对此评价道。很多歌曲的火出圈,除了本身质量较好之外,全站各分区也会自发或者在官方推动下,推出一些同人作品、剪辑、鬼畜等,这些能够带来协同效应,增加歌曲热度。
魏源认为,B站音乐区的运营是“哪个火就推哪个”,从公司角度能够理解这种做法,但对于音乐审美培养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此外,头部up主能够越来越强,而腰部和尾部的up主难以出头。
up主也会通过贩卖专辑、周边甚至在线下演出来变现,以音乐人作为人生职业规划的up主们更加积极参与到商业化与现实生活中。不过,在B站音乐区,仍然能够看到次文化留下的影子。
小众文化底色突出
“目前我们最大的分区是生活区,甚至非二次元分区的内容增速比二次元更快。”B站公关人员对记者说道,B站希望能够成为的是”年轻人的文化社区”。
维度对于B站目前的“泛娱乐化”体会较为深刻。官方开始越来越多地引入主流音乐人,并且在音乐区页面进行宣传;一些音乐up主会签约B站,双方约定需定期投稿。因《普通disco》而出圈的up主ilem在2019年2月发布的个人专辑《2﹕3》,便是由B站出品,购买渠道也是B站。
“引入主流音乐人是降维打击。”若溪对记者说道。她认为,主流音乐人的音乐制作水准实际上比B站上很多“音乐爱好者”要厉害很多。
不过,仔细观察音乐区,虽然官方在页面推广自带流量的主流音乐人,但实际热度排行靠前的仍然是带着实验、鬼畜色彩的“B站特有”作品。如2020年2月13日当天,音乐区原创音乐板块三日排行前三名是《12位up主接歌词,只考虑押韵能做出一首什么样的歌?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