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音乐 > 正文

郎朗:成都人是真心懂音乐的

郎朗:成都人是真心懂音乐的 今年1月3日,迎接大运会2020郎朗新年音乐会在成都体育馆举办,当晚,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现场带来了《茉莉花》《C小调夜曲》《儿童园地》《致爱丽丝》和《野蜂飞舞》等中外名曲的钢琴独奏,并与夫人吉娜艾丽斯联弹《彩云追月》,赢

郎朗:成都人是真心懂音乐的 

今年1月3日,“迎接大运会·2020郎朗新年音乐会”在成都体育馆举办,当晚,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现场带来了《茉莉花》《C小调夜曲》《儿童园地》《致爱丽丝》和《野蜂飞舞》等中外名曲的钢琴独奏,并与夫人吉娜·艾丽斯联弹《彩云追月》,赢得阵阵掌声。
音乐会现场,郎朗正式受邀成为成都2021年第31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形象大使,为实现成都大运会“体育+音乐”的跨界品牌打造助力。
人物
郎朗,1982年6月14日生于辽宁沈阳,钢琴演奏家,联合国和平使者,毕业于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1999年在拉维尼亚音乐节“世纪庆典”明星音乐会上一举成名;2010年,获国际门德尔松大奖,成为首位获得该奖项的中国人。2013年获“全英古典音乐奖”年度国际艺术家奖;同年10月28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向郎朗授予“联合国和平使者”称号 。2015年,凭借专辑《莫扎特》获得“德国古典回声大奖颁奖典礼”年度器乐演奏家大奖(钢琴类)。2017年获亚洲新歌榜年度盛典音乐视频杰出贡献奖;2019年获“法国胜利大奖”,成为首位中国获奖者。
对话
钢琴家+体育迷
以音乐为大运会助力
记者(以下简称记):对成都一点不陌生吧?
郎朗(以下简称郎):当然了,20多年前我就和家人来过,那时成都的城市规模不像今天那么大,高楼大厦也没这么多,但整个城市有着一种非常独特的人文气质。这里有令人垂涎欲滴的川菜火锅小吃,有呆萌可爱的大熊猫,还有唱腔独特表现力超强的川剧、清音、金钱板等音乐艺术形式,对学音乐的我来说,这里还有国内最出色的音乐学院之一——四川音乐学院……成都的种种都让我深刻地感受到,这是一座有文化、有历史、有底蕴、有温度的城市。多年过去,成都变得更现代、时尚、繁华、便捷,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国际大都市。特别是近几年,我几乎一两年就会来成都一次,每次来都有很多新的感悟,收获很多新的灵感。
记:是因为对成都的喜爱,才让您牵手成都2021年大运会吗?
郎:各方面的原因都有吧。首先,我对大运会有着特殊的情感,世界各国的年轻人会聚的体育盛会,洋溢着无穷的生命力、创造力和想象力,那种年轻人身上迸发出的激情和拥有的无限可能,具有极大的感染力。其实此前我就与“大运会”结缘,2011年在深圳举办的第26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我就担任了形象大使。
现在大运会来到成都,在我喜欢的城市里举办我最喜爱的体育盛会,而我能再次成为形象大使,真的很开心也很荣幸。我愿意为成都大运会奉献自己的激情与想法,祝愿成都的大运会办成最精彩、最富有激情和创意的大运会,就像这座城市一样,给世界留下最深刻的印象。
记:音乐和体育有着许多相通之处,所以您作为一位音乐家才多次与体育盛事结缘?
郎:首先,我本人是一个体育迷,关注点相当广泛,足球、篮球、乒乓球、网球、举重、田径、游泳、跳水、冬季项目等,我都非常喜欢,也常常参与一些体育运动,行李箱里随时都放着一副乒乓球拍,得空就要运动一下。我为什么这么喜欢体育比赛呢?因为它充分激发激情与灵感,激烈的比赛能够带给我最大的创造力、表现力。可以说,体育对我的音乐事业有着不可替代的意义。
体育和音乐确实有许多相通之处。两者都拥有不同的偏好侧重、表现形式、技术技巧等,能够给人带来全然不同却又同样美好的观感和体验,给人以充足的正能量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文体不分家”,我觉得这话真的很有道理。
记:以钢琴为例,您认为钢琴和哪项体育运动最像呢?
郎:第一,钢琴和网球相似。网球是孤独的,音乐也是孤独的,网球的孤独在于反复地训练,音乐的孤独在于独自地练习。网球是循环的,音乐也是循环的,在孤独与循环中,网球和钢琴都诠释了“独立”的内涵。
第二,钢琴和足球也是相似的。足球是11个球员的交流与配合,高水平的足球比赛能带给人行云流水般的畅快与激情澎湃的感动。钢琴是10根手指与1个大脑之间的互动,高水平的钢琴演奏同样也是行云流水和激情澎湃的。在畅快和感动中,足球和钢琴还诠释出了“配合”的真谛。
成都打造国际音乐之都
水到渠成
记:您认为大运会对成都有着怎样的意义?
郎:第一,这是中国西部城市首次举办世界综合性运动会,可以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成都的硬实力和软实力都得到了世界的认同。
第二,借着大运会的东风,成都的国际影响力将进一步提高,这将为成都带来不可估量的财富,包括文化、商业、教育、人才等。
第三,举办大运会,无疑对成都“世界赛事名城”建设是最有力的推动。
记:成都正积极推动“三城三都”建设,其中包括国际音乐之都和世界赛事名城,在您看来,成都具备哪些素质才有底气提出这样的愿景目标?
郎:教育是一切事业发展的基础。在音乐教育上,成都可以说得天独厚。成都有着中国最老牌的音乐学院——四川音乐学院,为中国,为世界培养出了一代又一代的卓越音乐人才,也让成都在音乐上的成就为世界所知晓,所认同。
体育教育上,成都有着中国极具影响力的体育学院之一——成都体育学院,出身成都体育学院的世界冠军数不胜数,优秀的体育人才也在各个岗位上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有了教育基础,还需要良好的氛围。成都的音乐氛围真是非常出色!在成都多次举办音乐会,我能清楚地感受到,成都人是真心懂音乐的。我在音乐会上弹奏什么,成都观众总能很快进入状态,哪里该鼓掌,哪里该感动,哪里该沉思,成都观众都拿捏得准确到位,这真是非常难得的音乐素养。体育也是一样,成都人对运动的热情一直非常高,近几年在成都举办的体育比赛也越来越多,规格越来越高,很多比赛从国内走向了国外,在世界上的知名度越来越高。
有了教育,有了氛围,然后是卓越的城市环境,这一点成都就更出色了。音乐之都,赛事名城,光有音乐和体育是不够的,这座城市要能够为来这里的人提供全方位的优秀体验。你想,如果听完音乐会就得回酒店发呆、睡觉,这样的城市谁愿意再来?成都有着丰富多元而极具包容力的文化,川菜、火锅、川剧、熊猫、古镇、非遗……哪一个都让人流连忘返,成都真的是一座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
记:您对成都音乐实力的好印象由何而来?
郎:源自我亲身的真实感悟。第一次来成都,到了四川音乐学院,感觉到成都人对音乐的热度,真的像麻辣火锅一样,充满激情。清楚地记得,我7岁时参加过一场音乐比赛,对手中有来自成都的小朋友,其中一位弹奏《平湖秋月》,让我非常惊艳,弹奏意境让我深深陶醉,也感受到真的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可以说,从童年起我对成都的音乐实力就非常认同,后来参加比赛或者合作演出,也有朋友、合作者来自成都,来自四川音乐学院,进一步加深了我对成都音乐实力的认同感。
纵观全国,具有古典音乐底蕴的城市并不算多,但成都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不仅是古典音乐,在流行音乐上成都也是人才济济、星光闪闪,所以成都打造国际音乐之都确实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儿。
沉到老百姓生活的艺术
才有生命力
记:您近年来开始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古典音乐的推广和音乐教育之上?
郎:我认为向更多的普通人推广古典音乐,是我们作为音乐家的责任。文化传承需要人来推动,特别像古典音乐这样的“阳春白雪”,越多人了解,才发展得越好,因为音乐之美不仅没有国界,也没有阶层,即使是普通人同样能够体会古典音乐的美好。所以我愿意也有责任去推广古典音乐,也花精力做了一些工作,但还远远不够。
另一方面,相对成人,孩子们在对音乐的接受能力、可塑性以及潜力上具有更大的发展和挖掘空间,所以音乐确实需要从孩子抓起。近些年,我在音乐教育上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与精力,值得欣慰的是,效果真不错。这次在成都的音乐会上,我与100名成都小朋友合奏《春节序曲》,这是一部很有难度和挑战的曲目,但我相信这是音乐会的一大亮点,也显示了成都的小朋友的实力。
记:推广古典音乐,除了音乐家依靠自身影响力,您认为还需要哪些方面来形成合力?
郎:高水平的专业演奏团队是基础,政府部门的重视与支持是核心推动力,媒体的宣传和报道是不可或缺的必要条件。
据我所知,成都有多个交响乐团,会定期走出音乐厅,进入社区,为小朋友们、大朋友们、老朋友们带来惠民演出,这真的很好,再阳春白雪也不能敝帚自珍,真正沉到老百姓生活的艺术才是好的艺术,才是有生命力的艺术。
记:2019年对您来说可谓是爱情事业双丰收,今后您有怎样的新规划?
郎:2019年对我来说确实是非常难忘和特殊的一年。未来还很长,今年我希望能够抽出更多时间和家人在一起。此外,确实也有一个新的挑战,那就是巴赫《哥德堡变奏曲》的全球巡演,这首曲子我准备了很多年,今年我决定将它作为我全球巡演的主打曲,特别是在巴赫的家乡莱比锡、音乐之都维也纳和德国首都柏林,它既是我音乐生涯中一个巨大的挑战,也是我向巴赫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另一件重要的事就是成为成都大运会形象大使,肯定会和成都有着更多“体育+音乐”的活动,请大家多多关注。
手记
2020年1月3日 成都
明年9月,第31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将在成都拉开帷幕,这是中国西部第一次举办的世界综合性运动会,其中蕴藏的划时代意义不言而喻,成都这座历史文化名城也因大运会而又一次被世界聚焦。此番郎朗受邀成为2021成都大运会的形象大使,极为契合地为实现成都大运会“体育+音乐”的跨界品牌打造助力。
郎朗的演奏风格一直拥有鲜明的个人特点,情感热烈、激情澎湃。大运会作为体育盛会,激情自然是焦点,加上挑战自我与追求极限的拼搏精神,和郎朗的风格可谓高度契合。当然,郎朗本人也是一位体育爱好者,不仅酷爱足球、篮球等运动,还是一位乒乓球“大神”,哪怕到国外演出,都会随身携带一副球拍,抽空来上几局。
米黄色的西装,精心打理的发型,标准又不失礼貌的笑容,斯文儒雅中带着潇洒的气质,这样的形象非常符合我对一位世界著名音乐家的预设。采访开始,那东北人特有的声音和爽朗的笑容,又让人觉得亲切又没有架子,这种鲜明的反差让郎朗具有浓浓的烟火气,令人心生好感。
郎朗坦言,“我几乎每年都会来成都一次”。虽然自己的家乡在距离成都数千里之外的沈阳,但他对成都非常熟悉。他很小的时候就随父亲一同来成都,很快就喜欢上了成都的自然人文环境和音乐氛围。这次音乐会,按郎朗以往的工作安排习惯,3日的音乐会结束后, 4日就返回北京,准备下一场演出,但因为成都实在太“巴适”,他和妻子吉娜就多玩了一天半,沉醉在大熊猫的呆萌可爱和川菜火锅的麻辣鲜香之中,“我才和大熊猫近距离接触了,实在太可爱了!”
近年来,为了真正为深爱的音乐尽一分力,郎朗缩减了音乐会的数量,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古典音乐推广和音乐教育上,不仅以古典音乐推广者的身份组织国际钢琴艺术节,且成立“郎朗艺术基金会”,目前已在国内数十所学校捐赠“灵感的琴键”音乐教室。
在郎朗心中,音乐是一个国家不可或缺的软实力,孩子们则是充满希望的明日之星。因此在本次音乐会中他设置了一个孩子们的节目——与百名琴童齐奏《春节序曲》,演出自然是大获成功,郎朗也真心为成都的孩子点赞。
采访一结束,郎朗就微笑着匆匆告别,快步走向孩子们。孩子们看到了偶像,眼中虽写满了崇拜,却没有发出一丝杂音。琴声响起,在场的人都切身感受到了音乐的魅力与共鸣。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