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音乐 > 正文

音乐节来听山精海怪的八百万之音

音乐节来听山精海怪的八百万之音 世界音乐(World Music)是个可大可小的概念。归至一隅,以民族、在地、融合对其简而化之也可以;若认真把它当作世界来看,这个气吞山河的词囊括进全世界的民族音乐,再加以细分,极有意思。 去年的首届战马音乐节以 图瓦英雄

音乐节来听山精海怪的八百万之音


“世界音乐”(World Music)是个可大可小的概念。归至一隅,以“民族、在地、融合”对其简而化之也可以;若认真把它当作“世界”来看,这个气吞山河的词囊括进全世界的民族音乐,再加以细分,极有意思。
去年的首届“战马音乐节”以 “图瓦英雄”为主题,请来恒哈图(Huun-Huur-Tu)、亚塔乐队(Yat-Kha)、珊蔻·娜赤娅克(Sainkho Namtchylak),追寻图瓦音乐从原生、摇滚到先锋的脉络,开了国内世界音乐演出中细分主题的先河。
今年战马再临,音乐节将于9月13-15日在上海、成都双城开演。这次他们请来四组音乐家:法国电子风味的世界音乐组合“黑森林”(Deep Forest)、弹奏西班牙古乐器的女音乐家阿娜·阿莱凯德(Ana Alcaide)、门巴族女声央吉玛以及日本民族朋克大团“龟岛乐团”。

 

“黑森林”


名声最大的“黑森林”是世界音乐这个现代观念产生之初的先驱。1990年代初,当法国音乐人Eric Mouquet和Michel Sanchez在音像店发现一整列收集各地“土著”音乐的唱片,发现这些音乐与他们在玩的电子乐结合起来有意想不到的好滋味时,向偶像“Deep Purple”(深紫乐队)致敬的“Deep Forest”便成立了。
往非洲腹地去,踏入巴西深处,两位音乐家有时真的携带简单录音设备来到当地,以玩和体验为主,顺便采集音乐。有时像当初一样只是听到素材,佐以想象,便生成对某种民族音乐的个人重塑。

 

 

“龟岛乐团”


如果觉得“黑森林”太软,不够劲道,推荐尝试“龟岛乐团”。这支大乐团活跃在网络世界之外,很难在互联网上找到他们的踪迹。
他们活在现场,十几人的大乐队能在物理空间上充满任何舞台。信奉万物有灵的日本自古便敬“八百万神灵”,龟岛乐团的灵魂人物Yoshiki Nagayama秉持此斑斓信仰,欲用音乐创造“远东八百万之音”。
以日本祭典音乐和东亚地区的其它民族音乐为根,再用朋克这个硬棍子搅一搅,龟岛乐团的音乐最好亲临现场享用,方能充分理解数目庞大的人群中产生静谧的宇宙秩序这一不可思议之事。

 

 

央吉玛


两位女性音乐家央吉玛和阿娜·阿莱凯德听上去静谧,但越安静的音乐越能容纳万物发声。就像进入幽邃的林莽中,数不清的声音在喧嚣。
央吉玛是有灵性的人,她合俗而不媚俗,有所坚持但不孤高执拗。结婚生子后她继续研习门巴古调,缓慢积累创作。有时梦中收到音乐的信息,更令她生出庄周梦蝶之感,决意更加勇闯这个世界。
她在不断摸索音乐的表现形式,在这场音乐会上或将暂时放弃吉他、贝司、鼓的编制,以更精简、原始的器乐呈现。

 

 

阿娜·阿莱凯德


阿娜·阿莱凯德的《冰与火之歌》中世纪古风音乐会意在重返中古时期的西班牙大陆,由瑞典国宝乐器尼古赫帕琴、琉特琴等古老乐器奏出时空隧道。她也唱歌,歌声与琴声都清澈温暖。生于伊比利亚半岛、曾赴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求学的经历造就阿莱凯德火热与冷冽共生的音乐风格,也正契合音乐节的“山海”主题。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