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娱乐 > 正文

《重生》国产悬疑网剧的新摆渡者?

《重生》国产悬疑网剧的新摆渡者? 在追寻真相的道路上 , 白天和黑夜, 从来都同等长久。 2017年,《白夜追凶》凭借快节奏、强情节,以及突破以往悬疑类型审美品格的故事表达形式,拉高并拓展了国产悬疑网剧的品质水位和想象空间,也引领了网剧精品化、大众化

《重生》国产悬疑网剧的新摆渡者?


在追寻真相的道路上 , 白天和黑夜, 从来都同等长久。

2017年,《白夜追凶》凭借快节奏、强情节,以及突破以往悬疑类型审美品格的故事表达形式,拉高并拓展了国产悬疑网剧的品质水位和想象空间,也引领了网剧精品化、大众化、特色化的发展方向。直至今日,该剧豆瓣评分仍保持在9.0分/342874人,而每每提及国产悬疑网剧的代表,绝大多数人首选的也还是《白夜追凶》。

豆瓣开画7.9,知乎评分8.7,开播第二天直登猫眼网络剧全网热度榜榜首,猫眼电视剧+网络剧全网热度榜TOP2。《重生》取得了预判之中的“开门红”,却也势必要承担起更高的行业期盼:摆渡国产悬疑网剧进入新阶段。




那么,《重生》能做到吗?

起落中迭代前进

回望国产网剧发展史,悬疑题材显然是当之无愧的爆款富矿,对平台、公司、演员甚至IP作者都形成了极大的带动,而其自身的内容品质、叙事方式、类型风格等也在起落中完成迭代。

2017年,《白夜追凶》《无证之罪》《河神》的“三连爆”将悬疑网剧的市场热度和口碑推至顶峰,也让资本进一步看到了悬疑网剧的发展潜力。可在此之后,尽管悬疑网剧的产量在增长、成本在提高,并在各大平台的推动下持续向“悬疑+”进行多元化探索,但结果并不如人意。

诸如《疯人院》《天坑鹰猎》《原生之罪》《漫长的告别》《冷案》《悍城》《S.C.I迷案集》等通过“混血”而来的新式悬疑,影响力大都只停留在腰部的阶段,而整个悬疑网剧市场的热度也出现明显“退潮”,不少剧集都陷入了“口碑与热度倒挂或双失”泥潭。直到《长安十二时辰》播出,市场才在新爆款的带动下开始大幅“回热”,将“精品化”又向工业化推进了一步。

题材和尺度上的优势,再加上相对自由的网络环境提供的巨大成长空间与市场,共同推动了悬疑网剧的迅速崛起。可在“三连爆”后,悬疑网剧在题材上的红利被彻底耗尽,观众对故事剧情的起承转、逻辑和推理的严密性以及演员的呈现力、画面质感等方面,也有了更高的品质标准。简单来说,“美剧质感”不再是一块稀有的且极其诱人的巧克力,观众需要从故事、叙事到画面、细节全面升级的“精品PLUS”。

于是乎,即便“裸播”,满足条件的《长安十二时辰》依旧拿到了8.8的豆瓣开画高分,并最终将口碑稳定在了8.3分/341640人。

悬疑网剧的工业化,实际上就是现在做剧最常提及的“对标美剧”。《长安十二时辰》画面布景、镜头转换、光线以及色彩等各项元素都具备了电影水准和氛围的质感,盛世唐城、青龙古刹、胡姬酒肆、官民商客……在《长安十二时辰》之前,很难有一部电视剧将真正的大唐盛世风潮展现得如此生动。

《长安十二时辰》具备了浓郁的民族文化底色,也在故事和叙事上脱出了美剧“套路”,既拥有美剧《反恐24时》的时间架构,又具备欧美游戏《刺客信条》的速度与节奏。

但《长安十二时辰》后,乘胜追击的市场并没能扩大战果,悬疑网剧的风头几乎被“甜宠”盖过。

重回顶峰的路径

悬疑网剧永远不会倒,因为市场的需求一直会在。如同《白夜追凶》的监制五百所说,“悬疑永远不会过时,它不仅是一个影视类型,更代表着一种叙事方式”。

而当下,悬疑网剧想重回顶峰,最正确的路径就是像《长安十二时辰》一样遵循创作正轨:一方面要在制作上“对标美剧”,注重视听语言和画面风格的迭代升级;另一方面,必须深入学习美剧的内核,打破原有的思维模式,不断创新,朝差异化、多元化的方向发展。

与《白夜追凶》《长安十二时辰》相同,《重生》采取的也是双线共进的叙事模式,在叙述主案“714枪案”的同时,不断中插一个个2-3集篇幅的支案。相对传统的一案到底或单元剧设置,这种叙事模式更容易使悬念产生叙事戏剧性和节奏感,唤起观众对未知人物和事件的好奇感。不同的是,《重生》铺展故事的节奏,并没有《白夜追凶》《长安十二时辰》那般明快,这也是部分观众在一开始难以适应的主要原因。

追求快节奏、追求“爽感”是当下的创作主流,也确实符合网生观众的接受习惯和审美习惯,但其能成为主流同样是得益于,有人跳出了传统的思维定势并迈出了“第一步”。另一方面,每个故事都有自己的节奏,是正常倍速、1.25倍速、1.5倍速还是2倍速,应该取决于故事的最佳表达需求,而非市场的主流喜好。

就已播剧情看,《重生》目前的节奏显然是适合的。仔细看过剧的观众不难发现,《重生》每一集都会放出一个关于主案“714枪案”的新线索或疑点,比如来自非警枪的两声枪响、匪徒被补射九枪、要挟秦驰的神秘人、射向秦驰的子弹最少等。

与此同时,《重生》又充分运用了“障眼法“,将开篇前几集的所有疑点都指向秦驰,让秦驰担负起洗刷自身冤屈与侦破支案的双重任务,从而为其培育出更加丰满的世界观架构,并让观众代入进秦驰的视角,增强共情力。

其次,《重生》的支线案件推理过程相对《白夜追凶》虽稍显空洞,但真相揭晓时都能给人恍然大悟的惊喜,案件背后也都带有极强的社会现实映射和自我探讨,比如灭门惨案中渗透出来的家庭暴力、女性权益,比如离奇失踪案中的亲子关系、青少年教育、罪犯子女等。

《白夜追凶》导演王伟曾明确表示,“我们探讨的更多是人性的光明与黑暗,我们关注的是案件背后的人和人性”。而《重生》虽也在解读人性,但探讨的核心却在“人生重启”和“自我找寻”上。秦驰在“714枪案”中头部中枪,清醒后过往的记忆四零八落,也忘了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因而,他寻找主案真相的过程也是寻找自我的过程,也是“重生”。

如果人生走到尽头,你会怎样回顾这一辈子,如何看待过去的自己?如果人生重启,你会和过去一样继续后面的生活,还是换一种活法?你是否有勇气面对曾经的自己,又是否铭记着自我的本心?这些问题都是《重生》抛给观众的,也是它借秦驰在探讨的。

《重生》与《白夜追凶》同属“白夜宇宙”系列中的重要成员,但风格和探讨的核心主题却并不相同,按照总制片人张为为的说法,“这是一部具有文艺气质的悬疑涉案剧”。因而,对“认准了一种口味”的观众而言,接受《重生》需要磨合,而在这一层面上,《重生》当前的口碑难敌《白夜追凶》也在预判之中。

《生死线》《我的团长我的团》《红海行动》《攀登者》,这些张译瘸着踱过的作品几乎都成了各自类型中的经典,希望《重生》不会成为例外。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