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网看天下 > 正文

一个女人的10年环保抗争

一个女人的10年环保抗争 陕西省石泉县双喜村,是秦岭南麓一个小山村,这里植被茂盛,自然资源丰富。双喜村约有400人,除传统务农外,不少村民选择外出务工,还在石泉县城买了房子。今年57岁的李思侠,是第一个走出村子的女大学生,毕业后成为长庆油田一名高级

一个女人的10年环保抗争



  陕西省石泉县双喜村,是秦岭南麓一个小山村,这里植被茂盛,自然资源丰富。双喜村约有400人,除传统务农外,不少村民选择外出务工,还在石泉县城买了房子。今年57岁的李思侠,是第一个走出村子的女大学生,毕业后成为长庆油田一名高级工程师,定居西安。
  李思侠有个心愿,就是退休后能回那个“山清水秀”的家乡养老。而采石场对家乡的污染,让她开始了十年的环保抗争。
  两年前,她开始办理退休手续。谁知手续还没办完,因举报家乡采石场污染问题,李思侠被指“恶势力”,并被石泉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逮捕。
  石泉县法院一审认定,李思侠为向石料厂强行索要“污染费”“道路使用费”等,冒用村民签名发布不实举报、煽动村民在村道设立限宽墩、干扰换届选举等,构成寻衅滋事罪。李思侠不服,提出上诉。
  6月中旬,李思侠案迎来转机:被羁押638天后,她被取保候审。

  回 家
  村民迎接为她送上鲜花
  6月16日晚,陕西安康市汉滨区看守所,李思侠获得取保候审,走出看守所。等在门外的村民为她送上鲜花。
  当晚,李思侠回到双喜村,年近90岁高龄的母亲一见面就说:“我相信你没做错事。”
  李思侠的女儿彭静回忆,在母亲被关押期间,外婆每次想起李思侠都忍不住落泪,嘴里一直念叨:“房子修好了,村道也修好了,你妈妈却落难了。”
  七八个村民也聚在了李思侠母亲家,围坐成一圈。“快两年了,没想到还有人在关心我。”李思侠感叹。
  与母亲及村民短暂相聚后,李思侠连夜回到西安家中。
  家里的三盆植物早已枯萎,墙上钟表也停住不走,桌上空无一物。
  她有说有笑地招呼闻讯赶来探望的人坐下,随即进屋挑了身衣服换上,准备接受记者的采访。对着镜头,她说:“我怎么感觉有点紧张呢。”
  李思侠能够清晰地回忆起近10年来每一个节点和细节,说出相关人员的名字,甚至能背出所有打过的投诉电话号码。

  判 决
  法院称系“首起涉恶案件”
  时间回到2018年9月17日上午,李思侠接到一个电话,说有个快件,下午一两点要送过来,对方强调快件比较特殊,要她亲自签收。李思侠当时感觉不对劲,给女儿彭静打了个电话,女儿还安慰母亲想多了。
  下午2时,李思侠来到约定的小区三号门,两个男子拿着她的身份证照片,说要逮捕她。李思侠问自己犯了什么罪,对方回答“寻衅滋事”。
  李思侠被塞进车后,她看到了座位上的羁押证。在车上,她拿出手机,给女儿打了个电话。
  当晚7时左右,彭静再次拨通了母亲的电话。母亲告诉她:“我在西安东站派出所,是石泉城郊派出所抓我的,说我是他们网上通缉的在逃人员。”
  “为什么抓你?”
  “说我不该网上发帖,说我是寻衅滋事罪。”彭静听到旁边民警示意母亲挂电话,说她正在接受审讯。彭静遂安慰妈妈:“你没做什么坏事,对民警照实说,不会有事的。妈妈别怕!”
  电话挂断了。之后就再也没打通过。
  一个月后,双喜村另两位村民也被抓,涉案罪名和李思侠一样:寻衅滋事。
  五个月后,石泉县检察院认定,三人涉嫌“恶势力犯罪”。开庭时,法院发布新闻稿称,此案是“自扫黑除恶以来审理的石泉县首起涉恶案件”。

  举 报
  采石场无证开采被处罚
  2013年5月6日,李思侠以《把青山绿水还给我们》为题,将双喜村与石料厂的问题发布上网,开始了她的举报生涯。5年后,采石场被关停,而她也被警方带走关押。
  这一切,要从2008年两家石料厂进驻双喜村说起。
  政府文件显示,2008年,西安商人郭某通过招投标,以总价23.6万元取得青山沟两处石料矿的采矿权。之后,郭某又授权时任双喜村村主任邱兴银对其中一个采矿点进行开采,二人自负盈亏。
  石泉县国土资源局的多份文件显示,2009年,两家石料厂投入运营,但因为一直未办理环评审批手续,采矿许可证一直缺失。据一审文书,直到2014年,石料厂才拿到采矿许可证。
  两家采石场入驻,彻底改变了双喜村村民的生活。首先受损的是刚修好一年的村道,采石场重型卡车把村道压得坑洼不平,当地村民描述“平时尘土飞扬,一下雨就泥泞不堪”。此外,河流被污染,部分村民饮水受到影响,部分耕地被占。
  李思侠称,2013年时,她并没想去刻意举报,写那篇文章只是想记录家乡被破坏的感受,没想到被国家环保网转载。随后安康市环保局工作人员联系她了解情况。2013年6月15日,石泉县国土资源局发文,对两个石料厂无证开采进行了行政处罚,责令停止非法占地、非法采矿行为。
  至此,李思侠的举报和采石场的污染问题都十分清晰,不存在任何争议。

  争 端
  两采石场能否共用一证
  转折发生在2015年,采石场开始了“反击”。
  当年5月30日,当地村民打电话告诉李思侠,采石场又重新开业,这次还十分高调,开业当天用了1吨炸药“放大炮”,并向村民宣布,这次有采矿证了。
  李思侠不相信,她认为虽然郭某的采石场取得了证件,但邱兴银的采石场仍是无证经营。为此,她多次向石泉县国土资源局要求查看证件,却始终未能如愿。
  邱兴银是否取得了“采矿许可证”?法院一审文书记录如下:
  2013年县国土局对青山沟石料厂非法占地采矿行为进行处罚后,2014年7月国土局收回采矿权,8月14日青山沟石料厂再次竞得采矿权,期限为2014年8月14日至2020年8月14日。2014年9月9日该石料厂取得县国土局矿区划定的批复,在预留期内完成了相关手续,办理了采矿许可证。青山沟石料厂K1采矿点2015年6月停工,2008年10月18日郭某授权邱兴银负责组织K2采石场开采及加工。
  两处采石场是否可以共用一个证件,成本案一大疑团。但可以肯定的是,“无证开采”的举报理由开始变得危险。
  在多次举报均被答复“手续齐全,未发现环境问题后”,有关部门和李思侠陷入了“反复举报与核查”的僵局。
  为打破僵局,李思侠和村民开始采取更加实际的行动——设立限宽墩,阻止载重货车通行;在村里换届选举时,不让支持采石场的人当选。
  以上两点,加上“冒用村民名义发帖”、“扰乱职能部门工作秩序”,成为法院对李思侠等三人“寻衅滋事”的主要定罪依据。

  再 访
  青山中留下一道“伤疤”
  2020年6月20日,记者来到双喜村。这里,重又恢复安静的环境,村道也已修复,彰显着这场长达10年的环保之争暂告一段落。而还在复垦的裸露土地,以及一些村民闪躲的眼神,似乎又暗示着此事尚未尘埃落定。
  不知是何原因,声称有采矿许可的邱兴银石场最终还是停产了。从空中俯瞰,原采石场炸出的大山裸岩,仍然像一片青山中的一道“伤疤”。
  村民王刚是离石场最近的一户人家,也曾在石场工作过。他说:“石场一开工,家里到处都是灰。后来我生病了,石场就不让我干了。医生给我说以后不能在有灰尘的环境里干活了。”王刚拿出检查报告和以前拍的照片,照片里他家阳台积了厚厚一层灰。
  王刚还提供了给李思侠的委托书,委托李思侠帮他们维权。
  在村民看来,李思侠是一个有点喜欢“管闲事”和打抱不平的人。有村民坦言,多数村民都保证过,不再举报惹事,但私底下,大家都很佩服李思侠,“我们又没文化,不知道怎么维权,就只能靠她了。”
  离开村子,记者前往村委会,希望了解如今村里对李思侠的态度,一个镇上派驻的干部在村委会值班,见记者到来,便走出办公室,钻进车里,甩下一句:“村长他们在镇上开会,我什么都不知道……”
  获得“自由”的李思侠,准备在西安短暂停留后,前往上海与女儿一家团圆,检查治疗在看守所久坐带来的脊椎弯曲。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