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人在广州 > 正文

广州有位沉睡了近两百年先驱

广州有位沉睡了近两百年先驱 刘钢是国内著名的油画收藏家,在他的收藏版图中,有一部分不为人所熟知,但被刘钢本人极为看重的收藏,关乎广州当年的外销画。在刘钢看来,这部分17世纪直至19世纪末的 油画 作品,向世人保留了回顾当年历史的最佳视觉渠道,而绘

广州有位沉睡了近两百年先驱





刘钢是国内著名的油画收藏家,在他的收藏版图中,有一部分不为人所熟知,但被刘钢本人极为看重的收藏,关乎广州当年的外销画。在刘钢看来,这部分17世纪直至19世纪末的 油画 作品,向世人保留了回顾当年历史的最佳视觉渠道,而绘制它们的那些不知名、甚至佚名的画家所取得的 艺术 成就也被严重低估了。在他们当中,“沉睡”着被人遗忘,但终将被历史铭记的中国油画艺术先驱。

收藏消逝在光阴中的色彩

直到今天,刘钢都对自己收藏的第一幅油画记忆犹新。

那是1993年春季,他参与创办的律师事务所首次分红。有生以来第一次喜获红利,让刘钢兴奋异常。怀揣着年终收成走在回家的路上,一家画廊橱窗里展示的油画止住了刘钢的脚步。那是一幅描绘丰收景象的油画,金黄的色调特别契合刘钢当时的心情,刘钢被打动了,当即付钱将这幅油画纳入囊中。

站在今天回望,刘钢坦言,那只是一件平凡之作,但这并不减弱它非凡的意义——是它将刘钢引入一段绵延至今的油画收藏历程。

最开始,刘钢的收藏理念并不特别清晰,买过行画,也错失过一些“机会”。1996年,刘钢参与投资的四合院画廊为曾梵志做个展,大概100多平方米的展厅墙上挂的全是如今炙手可热的“面具”系列,每幅三四万块钱,作为股东的刘钢还可以再打个七折。但他觉得自己每天跟客户打交道,看的都是假面具,实在不想回家再看,于是放弃。

从市场角度看,刘钢错失了投资良机,但他并不后悔。刘钢觉得,喜好对收藏来说至关重要。它决定藏家的趣味,也左右藏家的选择。他喜爱阅读历史书籍,这种嗜好无疑影响了他的收藏方向。他的收藏标准很强调历史感:一定是记载中国重大历史事件的 作品 ,以及中国油画艺术发展之中重要艺术家的作品。

秉承着这个理念,刘钢曾经在2002年花15万元拍下了后来最为刘小东本人挂念、甚至几次三番想要用更大尺幅作品换走的《父子情深》,曾在2003年以633万元的当时中国油画最高的拍卖价格拿下高小华的《赶火车》,曾在2012年以2760万的价格拍下赵半狄的《蝴蝶》、又在2013年以542.8万的高价竞得陈飞作品《熊熊的野心》……这些作品看上去风格迥异,但又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们无不与时代的脉搏同振,并采取了极具个性的方式书写出最鲜活最真实的“历史表情”。

广州外销画的历史价值 被严重低估

也是秉承着这个大历史观,刘钢收藏了许多不知名乃至佚名 画家 的作品,比如清朝中末期中国最早的一批油画。那是照相术还未诞生的年代,刚刚在国内萌芽的写实油画发挥了强大的记录功能。留存至今日,这些油画便成为我们回望历史的珍贵渠道。比如说,传说中的香妃究竟长什么样?刘钢通过研究,在自己收藏的宫廷画师郎世宁的《皇妃画像》中找到了答案:那位端庄优雅又有着异域风情的神秘女子就是她;而在同时代,大批知名或不知名的外销画家,尤其是来自广州的画家,用他们刚刚掌握的油画技法描绘着通商口岸的风土人情、人间百态:再也回不去的宁静水乡,虎门炮台的剑拔弩张,十三行领袖卢文瀚的气定神闲,清朝世界首富伍秉鉴的阴郁沉思,广州贵妇们的时尚,甚至还有照相术发明之后,这些外销画家寂寥的身影……都被忠实地记录在了油画中。它们散落世界各地,而刘钢则不辞劳苦四处寻访,再斥重金将它们请回到自己的收藏王国。也因为它们的加入,刘钢构建了一个连博物馆都羡慕的最为完整的中国油画收藏体系。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