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人在广州 > 正文

广州番禺15年前一大学生误入传销

广州番禺15年前一大学生误入传销 2004年,一名河南籍的名牌大学生毕业后在上海失踪,在广州番禺被人杀害分尸。番禺警方历时15年,凭着死者的一组DNA数据将十余名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 荒地惊现残肢 DNA还原真相 2004年12月16日,一名拾荒者在番禺区大石街一个

 广州番禺15年前一大学生误入传销

2004年,一名河南籍的名牌大学生毕业后在上海失踪,在广州番禺被人杀害分尸。番禺警方历时15年,凭着死者的一组DNA数据将十余名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

荒地惊现残肢 DNA还原真相

2004年12月16日,一名拾荒者在番禺区大石街一个废弃的养蛇场的树丛里发现一个破损的黑色塑料袋,里面露出来人体的部分残肢,只有两个上肢和一个右下肢,且已经高度腐烂。番禺警方迅速介入调查。

 

经法医鉴定,这是一名20多岁的男性,死亡时间大约是在2—3个月之前,身高1.65—1.70米之间。

除此之外,现场并未发现有用的物证。由于地处偏僻,没有身份信息,没有视频监控,也没有目击者,线索只是那个黑色的塑料袋子和遗骨。2004年12月17日,这个案子被以“无名尸甲被凶杀案”立案。

办案人员对周边地区和居民调查走访,对全区和邻近县市发布协查通报,并进一步排查近期辖区失踪人员,期望找到些许蛛丝马迹但苦无进展。

 

2006年,国家公安部DNA数据库联网时,番禺警方立即把从残肢中提取的DNA数据推送到有建立DNA库的一些省市。2015年4月的一天,番禺警方收到公安部DNA数据库发来的比对报告,该DNA为河南郑州新密市公安局所登记的失踪人员、当地陈家村老陈夫妇亲生儿子阿志的可能性大于99.9%。

宝贵的线索让办案民警倍感振奋,第一时间便飞往了位于河南省的阿治家中了解案情。在当地警方的大力配合下,番禺警方对阿治父母和朋友等进行了大量的走访调查,逐渐还原了案发前经过:2004年9月,阿治被朋友阿泽以介绍工作为名,从上海引至番禺后突然失踪;12月,阿治的残尸被警方发现。

从民警处得知儿子已遭遇不测,阿志的父母哭成泪人。他们找儿子找了十多年,没想到等来的是这样的结局。

阿志的父母都是农民。儿子失踪后,他们四处寻找,也去了孩子工作的上海。但是一直没有阿志的消息。2013年,老陈和妻子在他人的告知下,去当地的派出所做了DNA血样采集。两年后,番禺警方就得到了公安部信息库的线索通知。“逢年过节,人家都是吃喝过年,我们是抱头痛哭。”阿志的父亲回忆起来悲痛不已。

阿志毕业于中国地质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上海一家国有企业工作。然而,阿志不满意那份工作,说要到外面去闯一闯。他的想法遭到父亲老陈的严厉批评。2004年10月,老陈与阿志通了最后一个电话,阿志就失踪了。为此,老陈一直深深地自责,认为儿子是负气出走的。

误入传销组织 欲逃离被打死

警方立刻找到阿泽配合调查。据阿泽讲述,2004年,他误入了一个传销团伙,为了发展下线人员将阿治从上海骗到番禺。传销团伙将阿治接到“大石桥”附近的窝点里,当晚就对阿治“上课”,阿治得知是传销后当即提出离开,却被该窝点的上线人员尚某(男,39岁,河南郑州人)、查某(男,37岁,安徽怀宁人)阻拦。随后,阿治和阿泽被团伙上线人员分离到不同窝点,两人再也没有联系。

2006年,随着执法机关对传销活动打击力度的加大,阿泽随团伙转移多地,被家人发现后带回老家,与当年传销团伙的同伙已无联系。民警询问其所提及的人名和地名,尤其是有重大作案嫌疑的尚某、查某两人,他只记得有一个人叫“尚少华”,当时是“主任”,负责给阿志讲课。还有一个人姓吴,是“经理”,组织里的事情基本上都由他安排决定。还有一个人叫“王司”,是这个组织的头目。

警察在大石派出所当年“打传办”留下的一屋子的资料里,找到了一个吴姓“经理”的相关记载。在一起关于非法拘禁违法行为的报案中,警方解救了被骗入传销组织的人,当时传唤了涉及到的传销人员中就有尚少华。

番禺警方使用大数据进行查询,核实了当时的那个吴经理名叫吴怀玉,安徽人,2000年前后曾经就读于南京的一所高校,案发时刚好大学毕业。在吴怀玉就读的大学学生资料里,办案民警发现王司的名字就在吴怀玉的下面,两人是同班同学,同一个宿舍的室友。

办案民警又去河南,把找到的疑似当时的传销组织人员的资料拿给阿泽辨认,阿泽认出了“经理”吴怀玉 、“主任”尚少华、冯建江、程启文等人。

经办案人员几个月在多个省市的深入调查和大数据分析,这个名叫“恒天”体系的传销组织的架构表逐步完善了起来。该组织由最初的5个人发展到了包括阿泽在内的13人。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