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人在广州 > 正文

广州云山古水道 “恋上”东濠涌

广州云山古水道 恋上东濠涌 甘溪水道发源于白云山 两千多年前就开始守护广州城 明代改道成为东濠涌源头 在忠心守卫古广州的护城河中,至今仍在淙淙流淌的东濠涌是我们最熟悉的一条了。不过,它怎么能跟白云山攀上亲戚呢?背后有一段怎样相亲相爱的故事?今天

广州云山古水道 “恋上”东濠涌


  甘溪水道发源于白云山 两千多年前就开始守护广州城 明代改道成为东濠涌源头

  在忠心守卫古广州的护城河中,至今仍在淙淙流淌的东濠涌是我们最熟悉的一条了。不过,它怎么能跟白云山“攀上亲戚”呢?背后有一段怎样“相亲相爱”的故事?今天,就让我们说一说东濠涌与白云山的“美好情缘”。

  水道溯源

  淙淙甘溪水 流淌两千年

  话说有经验的老股民,跟人聊起要买哪一只个股,常会不由自主来一句:“这家公司的护城河有多宽?”意喻在商场的搏杀中,其会不会轻易被对手“攻城略地”,取而代之。虽说现代城市早已没有了城墙,但护城河“保城卫民”的重要性,仍然镌刻在每一个人的潜意识深处,换言之,我们的记忆与情感,都被历史深深塑造。

  水对一座城市的重要性,先秦时期的名著《管子篇》已经说得极明白:“凡立国都,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广川之上,高毋近旱,而水用足……”说得通俗一点:建城,一要考虑防御,必须易守难攻;二要考虑水源,水源不足,城建得再好也没用。广州有两千年的建城史,最早的“任嚣城”在这里就不多说了,它面积太小,放现在看基本上就是个大院,主要功能就是保护将士安全,毕竟在亚热带森林里神出鬼没、骁勇善战的南越先民可是让秦军吃了大苦头的。如今且说广州史上第一座王城——赵陀城。我们以前也说过很多次,南越王城建于今中山四路一带,东起今旧仓巷一线;西临今广大二巷、小马站一线;南界在今西湖路北侧,南城门在今北京路与西湖路交界处以北,此后两千年间,这一带一直是古广州的核心区域,历代官衙、署衙都建于此。

  赵陀将王城选址于此,以及此后历朝历代的枢纽区域都位于此,可不是拍脑袋想出来的,而是与一条古水道息息相关。这条古水道,源头在白云山东麓,沿着山麓蜿蜒流淌,流过今天的上塘、下塘(上塘、下塘的地名正有此而来),经过越秀山麓,又分为两支,一支往西南流,经过今天大石街,注入西湖(今教育路、西湖路一带);另一支往东南流,大致沿着今天小北路、旧仓巷的方向,向南注入珠江。赵陀城所在的地方,恰是两条水道之间的一处高岗。想象一下,赵陀站在这里,北看是郁郁葱葱的白云山,南望是一望无际的“珠海”(江面比现在宽阔十几倍),左右两条宽阔的古水道,既是天然的护城河,又提供了充足的淡水资源,完全符合管仲的“建城战略”。富丽堂皇的王城就此建了起来,也为此后两千年的古城格局定了调。

  山水之恋

  源头出自白云山 水道宽阔行大船

  看到这儿,你可能会有些不耐烦了,不是要说东濠涌吗?怎么扯了半天还没影儿?嘿,如果这条古水道跟东濠涌没关系,我会这么费劲地说吗?话说这条古水道就是东濠涌的源头,从白云山麓流至越秀山麓的那一段,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甘溪”,得名的原因当然是因为“水质甘甜”的缘故。在越秀山麓“分手”后,往西南流的取名越溪,它注入的古西湖也是故事多多,我们留到下次再讲,你现在只需要知道,广州以前也有过一个烟波浩渺的西湖就行了(西湖路正是由此得名);往东南流的那一支,得名文溪。

  虽然以“溪”命名,但如果你把文溪想象成潺潺流淌的小溪,可就大错特错。宋代年间,这条水道是运送食盐的交通要道,数不清的运盐船从这里出发,再进入珠江,去往内地各处。今天仓边路、旧仓巷当年都是盐仓所在地,故而才有了这些地名。

  如果我们穿越回宋代的文溪边,找个路人问问,东濠在哪里,对方肯定会翻个白眼,觉得你脑子搭错线了,就站在“东濠”边上,你还问“东濠”在那里?原来,在唐宋年间,人们说的“东濠”,就是指文溪。如果你雇一条小船,从它与“珠海”交汇的河口溯流而上,就可以“摇啊摇”,“摇到”到白云山,沿途树影婆娑,稻花飘香,一派郊野风光。说实话,复原水城记忆,最困难的就是站在车水马龙的闹市,回想“青山隐隐、绿水悠悠”的田园风光,大脑有时简直有点不够用。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