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人在广州 > 正文

收起嫁衣,广州护士走进隔离病区

收起嫁衣,广州护士走进隔离病区 身穿隔离服的莫淑欣在普通病房照顾新冠肺炎确诊患者。 2月13日,零点钟声敲响,护士莫淑欣刚从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在嘉禾院区临时组建的的疫情隔离二区出来,穿着隔离服的她略显疲惫。 与同事完成换班交接后,她返回医院在附近

收起嫁衣,广州护士走进隔离病区


身穿隔离服的莫淑欣在普通病房照顾新冠肺炎确诊患者。

2月13日,零点钟声敲响,护士莫淑欣刚从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在嘉禾院区临时组建的的疫情隔离二区出来,穿着隔离服的她略显疲惫。

与同事完成换班交接后,她返回医院在附近安排的酒店休息并进行自我隔离。

在莫淑欣原本的计划中,这天她应该穿上婚纱,步入婚姻殿堂,成为最美丽的新娘。

收起嫁衣,准新娘延后婚期

莫淑欣是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肝病科的一名护士,与男友相恋多时的她,在今年1月9日,自己26岁生日当天和男友前往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

从恋人变成夫妻,小两口幸福地规划起婚礼蓝图。按照往年经验,莫淑欣春节虽要值班,但值班后可以安排几天休息时间。在精心挑选后,两人选择了2月13日作为他们结婚摆喜酒的日子。

护士莫淑欣的婚纱照。

原本打算在婚礼上大家能欢聚一堂,但没想到,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两人的计划。“开始还不知道疫情这么严重,1月17号左右就已经把结婚的事情准备好,酒席订了,订金交了,喜帖发了。看到新闻说疫情在波动,当时和丈夫就觉得,可能婚期会受影响。”

随着疫情发展一天天严重,莫淑欣心中感到不安,一方面担心疫情蔓延影响婚期,另一方面她也做好了抗疫的心理准备。“我作为市八医院的医护人员,肯定是要在前线的。”

虽然早已告知领导婚期,但莫淑欣迟迟未将早写好的婚期申请递交。作为广州本地人的她随时待命,准备在医院下发通知后第一时间赶回医院开展工作。

1月20日,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发布通知:全院职工取消外出休假,留守广州原地待命。1月23日,医院再下通知:肝病科全体成员奔赴一线,收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目前,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已作为广州地区新型肺炎定点救治医院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

疫情当前,婚礼延迟已是必然,不过看着请战书,早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莫淑欣想起丈夫,还是有些不忍:“刚刚立下携手诺言却要在婚礼之际分离,觉得非常对不起老公。”稍作考虑后,莫淑欣做出决定:取消婚假、延后婚期,与同事们一起奔赴疫区一线。

接下来两天,莫淑欣一直帮忙准备物资,开展抗疫工作。“我们科室原本在东风院区,现在整个科室搬去嘉禾院区旧楼,要重新准备。”大年三十那天,莫淑欣和科室主任一起在新科室搞卫生、铺设好病人床位,一直忙碌到深夜。回到家后的莫淑欣只简单地吃了碗面。

进入病区,她18天没回过家

从1月25日起,莫淑欣就与肝病科全体医护人员一同在隔离病区做筹备工作,1月26日正式开始接收确诊病例。“接收病人前,要先穿好隔离衣,然后对病人进行分收。要给每一名病人介绍科室、介绍病情,仔细告诉他们要怎样进行隔离保护,给患者做好思想工作”, 随后每天的口服药派发、抽血、紫外灯消毒,莫淑欣细数每日的工作内容。

整个春节假期至今,莫淑欣坚持在战疫前线。

刚开始进入病区时,由于对疫情还没有最全面的了解,莫淑欣和很多医护人员一样觉对这新的病毒感到恐惧,“但自己进去病区次数多后,头脑就变得非常清晰,不会面对一些突发情况产生空白,尽全力应对,比较乐观,也不会有太大压力。”

莫淑欣介绍,目前她所负责病人主要为普通症患者,如遇到重症病人则会转交ICU。“入住的有四十例左右,前几天出院几例,现在还有三十多例。”病区实行三班轮换制度,“下午4点到零点是中班,0点到上午8点是夜班。”由于全区病人统一管理,轮到莫淑欣值中班或夜班时,人手较少,三名护士要照顾三十多名病人。夜班的八小时,神经一直紧绷着,随时应对突如其来的召唤。

自从进入隔离病区工作的那天起,莫淑欣就没有回过家。前后已过去18天,每日两点一线,从医院下班后,独自回到医院安排的一家病区附近的酒店中休息,“接触病人很多,我们也需要自我隔离。”父母和公婆对在一线坚守的莫淑欣十分关心,常常与她通话,“会问我过得好不好,吃得怎样。婆婆煲汤了还会让老公给我送过来,放在酒店前台,让前台送上来。”

莫淑欣十分思念丈夫,每天都会与丈夫视频通话,跟丈夫聊聊天,报个平安。“他会在视频里敦促我做好防护,保护好自己,而且会鼓励我,说我是专业的,一定能挺过去。其实我心里知道他其实很担心的,不想我做这样的决定,但我不能掉队,我不能影响集体。”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