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人生百相 > 正文

专家:人生聚散分离,不过是寻常

专家:人生聚散分离,不过是寻常 我和妈妈离开武汉那天,大爷爷送我们上车。刚走出小区门口,大爷爷就哭了。 妈妈安慰大爷爷说:爸,你不要难过了。等你复查完了,就来我们江西吧。 大爷爷摘掉老花镜,然后用手擦了擦眼泪,小声地说:好。 大爷爷是我爷爷的哥

专家:人生聚散分离,不过是寻常





我和妈妈离开武汉那天,大爷爷送我们上车。刚走出小区门口,大爷爷就哭了。

妈妈安慰大爷爷说:“爸,你不要难过了。等你复查完了,就来我们江西吧。”

大爷爷摘掉老花镜,然后用手擦了擦眼泪,小声地说:“好。”

大爷爷是我爷爷的哥哥。因为曾祖父过世得早,家里又穷,曾祖母养活不起三个孩子,便改嫁到我现在的村庄,而大爷爷则被送给了武汉的亲戚收养。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大爷爷和我们家偶尔联系。直到前不久,大爷爷被确诊为扁桃体肿瘤,大奶奶重病不起,他们的儿子在澳洲又不能及时赶回来,大爷爷便打电话叫我把母亲送到武汉照顾他们。

我们也就是在那段日子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虽然每天的话题不是很多,但几个人住在一间屋子里做着相同的事情,也就慢慢了解和习惯了彼此。

上周,大奶奶因为病情进一步恶化去世了。大爷爷实在没能忍住就趴在大奶奶身上哭了,这是他第三次哭。第一次是曾祖母把他送到了武汉,第二次是他把儿子(我的叔叔)送到了澳洲,都是因为离别。

在成长和老去的过程中,可以陪在我们身边的人越来越少,我们每送走一个人,内心的孤独和伤痛就会越来越深。

那间屋子以后只剩下大爷爷了。所以,在我和妈妈离开武汉时,他又忍不住第四次哭了。



曾经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人害怕失去,讨厌离别,却又时常主动放弃或是含着眼泪转身离开?难道在一起不好吗?

直到现在我才慢慢明白,这个世上的所有离别,都不是我们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每一次分别都有原因,每一次离开都是身不由己。

那时候,曾祖父死了,曾祖母改嫁,她知道自己无能为力,养活不了三个孩子,不得不忍痛割爱,把孩子送给亲戚收养。在曾祖母的认知里,爱孩子,就是让他们都能够好好地活下去。

大爷爷不把叔叔留在身边,反而送去澳洲。是因为叔叔喜欢那里的生活,他在那里有了深爱的姑娘,得在那里成家立业。

我和妈妈离开武汉,是因为大爷爷的身体状况还好,他目前可以照顾自己。妈妈得回去照顾我们的家,我也得回去工作。

大奶奶和大爷爷诀别,都是拗不过命运的安排,他们的缘分尽了,大奶奶需要去天堂,而大爷爷还得留在人间......

离别,是我们生命中最常见的一道风景。就像有人受伤了会哭,有人开心了会笑......

作家白落梅说:“茶有茶的宿命,壶有壶的因果,过客有过客的约定,世间万物,都有着各自的信仰和使命。所有的相聚,都是因了昨日的萍散,所有的离别,都是为了寻找最后的归宿。”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