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人生百相 > 正文

达娃卓嘎:一名藏族女狙击手的人生突击

达娃卓嘎:一名藏族女狙击手的人生突击 人生是一场马拉松式的长跑,在每个阶段都会遇到不同的对手,但最长久最难战胜的对手却是自己。我们不妨来一场与自己的较量,在拼搏与坚持中不断战胜自己,在超越自我中实现人生价值。 题记 2020年5月的一天,武警西藏总

达娃卓嘎:一名藏族女狙击手的人生突击





人生是一场马拉松式的长跑,在每个阶段都会遇到不同的对手,但最长久最难战胜的对手却是自己。我们不妨来一场与自己的较量,在拼搏与坚持中不断战胜自己,在超越自我中实现人生价值。

——题记

2020年5月的一天,武警西藏总队机动一支队训练场上人头攒动,大家屏息凝神,注视着一块靶标。靶标上,一段燃烧的导火索“嘶嘶”作响,冒着青烟,导火索下方连接着一枚爆炸物。

一名女狙击手飞快地进入人们的视线。到达预备位置后,只见她把枪一架,紧接着一个漂亮的卧倒,子弹上膛的声音随即响了起来。

导火索还在燃烧,人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突然一声枪响,燃烧的导火索被打断,绳头像失去骨架一样耷拉在一旁。

“导火索被打断了!”安静的训练场上不知谁喊了一声,大家随即欢呼起来。然而,女狙击手却淡定如常,因为这样的场景她经历得太多。

女狙击手名叫达娃卓嘎,藏族,现为武警西藏总队机动一支队女子特战大队队员。几天后,达娃卓嘎一枪射中导火索的视频在中央电视台播发,引起广泛关注,不少观众来信来电想一探这名女神枪手的究竟。

选择

1994年,达娃卓嘎出生于西藏贡嘎。家里兄弟姊妹四个,达娃卓嘎排行老四。父亲以前当过民兵,闲暇之时经常跟孩子讲些部队的事情,姐弟四人听得津津有味。但在父亲心里,他是说给两个儿子听的,两个姑娘只能算是凑数。但一场场“现身说法”下来,参军的想法却在“四姑娘”心里扎了根,并且比哥哥姐姐们扎得都深。

这个兵,儿子没当成姑娘当成了,老父亲有一种撒了豆子收了萝卜的感觉。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却很高兴,鼓励达娃卓嘎说:“去了就当个好兵,不要给咱家丢脸。”达娃卓嘎把头点得像小鸡啄米。

新训期间,达娃卓嘎比很多人认真刻苦,尤其对枪格外感兴趣。持枪、挎枪、端枪、擎枪,每个动作都练到极致,就是这段时间让她对枪有了特殊的感情。

新训快结束的时候,正逢总队组建成立首支女子特警队。达娃卓嘎一心想摸枪,要当个“真正的战士”,便报了名。

选拔考核中。达娃卓嘎的体能考核成绩非常好。可到了技能考核,她却傻了眼。手枪考核,别人五发子弹出去,靶纸上落下五个洞,达娃卓嘎打过去,五发子弹只有一个孔,剩下的子弹哪儿去了呢,达娃卓嘎嘴巴一咧:“往一个孔里钻了吧?”教官说胡扯,这种概率能让你碰上?达娃卓嘎自知理亏,不敢狡辩。又打步枪,也没好到哪儿去,五发子弹,靶纸上只留下两个洞。

达娃卓嘎不敢说自己打到一个孔里了,而是说自己好歹还有进步,多上了一发。

射击课目成绩不仅占比高,更是一名特警队员的“入场券”。想着就要跟特警队失之交臂,达娃卓嘎眼里满是泪水。

有意思的是女子特警队是初次组建,挑选了一遍,人还没选够。领导又把达娃卓嘎往前推了推,挑选的人一看,得了,小姑娘心理素质不错,练练试试吧。

就这样,达娃卓嘎以一个差点被淘汰,成绩排在末尾的“差生”身份进了特警队。




挑战

特警队里训练苦、标准高、很难熬。对此,达娃卓嘎是有心理准备的,但她心里一直忐忑,自己是“差生”,到了这高手如云的地方,心不虚都不行。

让达娃卓嘎感到最难适应的还不是训练,而是理论学习。虽然在不少人看来,理论学习相当于“变相休息”,风吹不着雨淋不到。但对达娃卓嘎而言,宁愿天天在太阳底下拔军姿走队列,也不愿坐在学习室里抄笔记。原因很简单:达娃卓嘎对汉语一窍不通。

达娃卓嘎入伍前虽是中专毕业,但她只能听简单的汉语,汉语基础基本为零。只能是别人练啥,她就照猫画虎。上理论课时,教员讲一段,别人唰唰唰地写得飞快,达娃卓嘎四处张望着看人家怎么写。一次两次还好,三次四次教员不干了,呵斥她说:“一天到晚不好好学习,偏着头干啥?”达娃卓嘎说:“我看看她们怎么写。”话说得一字一顿,很生硬。

教员不信,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样的兵。走下来把她的笔记翻开一看,可不嘛,第一行写一个字,隔一大截再写第二个字,一页纸看下来也就十来个字。旁边的人告诉教员,达娃卓嘎每次课后都要借她们的笔记抄,一抄就是很长时间。达娃卓嘎只能认识一些简单汉字,所以就把这些字写下来做个标记,等课后再补齐。

教员听了很心酸。这个连汉语都听不太懂的小姑娘熬过了新兵连,熬到了特警队,付出的努力可想而知。难得的是这小姑娘还一声不吭,不愿给别人添麻烦,宁愿自己下来琢磨。

教员让她坐下了,对她说:“以后学汉语的事情我来帮你。”达娃卓嘎点了点头,眼眶湿润了。笔记本上那几个孤零零,看上去像站岗一样的字都还是战友们抽空教给她的。

中队干部给她找来新华字典,开始一个字一个字地教,一个拼音一个拼音地讲,达娃卓嘎学得很认真,学不懂了就拿着字典问。深夜了,她还一个人对着书本上的字一笔一画地勾描,写字的时候嘴里还不闲着,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等记住后再练下一个。她还坚持读书看报,字不认识又看新闻听广播,听主持人发音,不过,听了也不过瘾,这些都不直观,她就找战友聊天,这样学起来更快……

如今的达娃卓嘎语言交流早已没了障碍。达娃卓嘎说:“要不是来了部队,我什么时候学会汉语都不知道。”官兵们眼看着她从不会说不会写的姑娘到现在能说成语讲歇后语,还能提笔写心得体会,私下都钦佩地说:“有了这个劲头,想干什么事还愁干不成。”

坚持

熬过了艰难的语言关,达娃卓嘎便把更多心思用在了训练上。

女子特警队每周要进行实弹打靶,平时天天都有射击训练。训练时大家手里举着枪,手臂上套个三五斤重的铁凳子,一天练下来,手臂酸胀。达娃卓嘎射击成绩奇差,只好跟自己较劲,别人3分钟练一组,她就练10分钟,可劲地折腾。

但再次打靶,她的发挥依然很“稳定”,始终保持5发子弹上一两发的纪录。几个月过去还是这个成绩,教官火了,说:“牛头大一个靶子都打不上,真不知道你是干什么来啦!”达娃卓嘎又羞又急又气,好几次把流出的泪又咽了回去。

没办法,只有拼命练。举砖头、吊水壶、练握力器,从书上看到一种办法就要试一下。每隔一段时间,就有领导来视察,正好可以检验训练成果。50米打鸡蛋,100米打乒乓球,150米打气球……每到这个时候,特警队就要选一波队员上台比武,选不上的只能做些保障工作。

为了能上台,女兵们的竞争十分激烈,谁也不想成为那个搞保障的。在特警队这样一个地方,干了保障就好像“低人一等”。

哪怕达娃卓嘎天天练瞄准,她还是很“稳定”地子弹打不上靶。任她如何瞄准,如何琢磨射击理论,反正打出去的子弹不是偏高就是跑低,就是不往靶纸上钻。每次打靶,扳机扣完,报靶员都懒得报靶。不过报靶员很喜欢她的“稳定发挥”,这样子她们就可以少糊几次靶。

眼看着战友们一个个都被挑上了场,自己却连上场的资格也没有,达娃卓嘎急得直哭。可也无奈,哭解决不了问题,实力摆在那儿,不服气都不行。哭完后,她又铆着劲继续学、继续训。不懂理论,她就从头学,什么准星缺口,什么平正关系,什么虚光,一点点琢磨,一点点校正。

但连续几年,她连一次上场的机会都没有争取到。从2013年9月份入伍到2016年,达娃卓嘎从新兵变成老兵,又从义务兵晋了士官,兜兜转转3年多,任她再努力,射击成绩依然毫无起色,每次排名都垫底。要不是其他训练成绩还不错的话,恐怕她连士官都没办法晋升,早就退役回家了。

认命吧,你没有射击的命,你一辈子都成不了优秀射手。无数次,这个声音在达娃卓嘎耳边响起。不过每次这样否定自己的时候,她总会看看那双粗糙的手。那双手上长满了老茧,像一摞摞“补丁”。再看看那身常年陪伴的战靴和迷彩服,哪个地方不是磨了又磨,坏了又坏……

达娃卓嘎哭了。在孤寂的训练场上,她对着光秃秃的山哭得稀里哗啦。她想,如果现在有人站在她面前说:“达娃卓嘎,你走吧,你不适合特警队,你完全没有射击天赋。”她会毫无怨言地立马收拾行李走人。可特警队从来没有这样的人,她们跟她好得像亲姐妹,她又有什么资格自己放弃?

坚持!坚持!达娃卓嘎心里反复念叨着这句话,如同转经老人们念六字真言那样虔诚。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