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人生百相 > 正文

中国女机长的人生,不需要被30岁定义

中国女机长的人生,不需要被30岁定义 三十岁以后,人生的见证者越来越少,但还可以自我见证;三十岁以后,所有的可能性不断褪却,但还可以越过时间,越过自己 最近《乘风破浪的姐姐》热播,节目组在开播之前就打出了三十而骊的励志口号。 30+的女演员、女歌手

中国女机长的人生,不需要被30岁定义




“三十岁以后,人生的见证者越来越少,但还可以自我见证;三十岁以后,所有的可能性不断褪却,但还可以越过时间,越过自己……”
最近《乘风破浪的姐姐》热播,节目组在开播之前就打出了“三十而骊”的励志口号。
30+的女演员、女歌手们在节目里直面年龄与出道年限,也坦然讨论离婚乃至“歌红人不红”等问题。
近年的女团综艺以“白瘦幼”审美为主流,姐姐的强势登场让人看见不一样的女性形象。

参加节目的姐姐各有风韵。/《乘风破浪的姐姐》
姐姐们在舞台上全开麦实力 live,我却想起另一组 30+女性的故事。
今年年初,一部纪录片《剩女(Leftover Women)》激起了一波关于中国单身女性处境的讨论。
两位来自以色列的女性电影人,选取了三位30+未婚中国女性作为观察对象,如实记录了她们在婚姻难题下的处境,前后历时四年。

纪录片《剩女》戳中万千单身女性的痛点。
在中国,如果你不是女明星,而只是一位受过高等教育、拥有自己事业、30多岁的未婚女性,在婚恋市场上最可能会遇到什么呢?
答案是羞辱。
一位 34 岁的女律师到一家互联网婚介中心,说出自己的择偶需求:“我希望他受过良好教育,最重要的就是要尊重女性的意愿,能够和我一起分担家务。”
这个需求看上去简单合理,却引发了婚介顾问的质疑:
“首先,你真的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大美女;其次,35岁就是高龄产妇……如果你想走入婚姻,那你就不能够选择不生孩子。可能和你的职业有关,你性格太硬了,要柔软一些。”

找一个三观相近的人共度余生,成了许多单身女性的奢求。
与婚介的言论相比,至亲的训斥堪称“金句”:
“你是不是上学上傻了?”“你都三十多了还不结婚?”“不结婚就永远不能幸福!”“你老了谁来照顾你?”
在这位律师的生活中,这类强硬的论断几乎不曾中断。

每个未婚女人身边
都有一堆打压她的亲戚
对于《剩女》所呈现的困境,李琪完全能感同身受。
在专业上,李琪的职业成绩备受瞩目。31岁的她,已是一位飞行经验丰富的机长。在女性从业者稀少的航空业,她卓越的职业表现让其免受职场性别偏见的困扰。
在天空中飞行,时刻都要凭专业能力说话。/辽宁卫视
然而,只要回到婚恋话题,她就和任何一位年过三十的未婚女性一样,陷入被打压的境地。
这种打压往往来自亲人的 “关心”。李琪还没到27岁,姑姑就经常用不解的目光打量她,怪她“毕业好几年了也不结婚”。
李琪忿忿不平:“我工作了3年,又花了两年多时间学飞,26岁拿到执照。怎么就被说成‘毕业好几年不结婚了’?”

制服上的“四道杠”机长标志,证明着李琪这些年的付出。/受访者供图
尽管她坚持自己“没有虚度时光”,但家人的逻辑总试图把她论证为一名失败者。
遭到亲戚打压的,不仅是李琪的年龄,还有职业。
别人家的孩子去当公务员在银行上班,当飞行员的李琦被身边亲戚视作怪异的选择。“当飞行员又不是非法勾当!这种论调非常不合时宜。”李琪辩解道。
多年下来,类似论调对李琪不再有杀伤力,她也不再与上一代人逐字逐句的较真。

“比起在现实中被‘贬低’
我更愿意在网上交友”
在传统的“婚恋市场”里,李琪已被归入“老大难”那一类。
与其在现实生活中被有意无意地贬低,李琪更愿意在社交软件上交朋友。她说,这样舒适自在,还能遇到在各自轨道上奋斗的“追梦人”。
由于职业的关系,李琪喜欢在机场刷“探探”。
机场是一个文化交融碰撞的地方,遇到的人也比其它地方更加多元有趣。

机场里的相遇,往往出人意料。/图虫创意
去年,她在海南的机场滑“探探”,认识了一位青年导演张西。张西在上海工作,当时正好回海南老家休假。张西给李琪推荐了一本书:日本女性主义作家上野千鹤子的《一个人的老后》。
上野千鹤子对女性单身生活的积极看法,触发了李琪朴素的女性意识觉醒。她突然觉得,单身也没那么可怕,自己有房有车,还有一份高薪的工作,挺好的。
李琪还在机场“滑”到过一位前国家队自行车运动员林康明。几年前,由于法国医生的误诊,他在一场国际大赛中退赛,运动生涯遭遇重大挫折,退役后创立了自己的自行车俱乐部。
作为飞行员的李琪,也算半个运动员,特别能体会林康明事业上这段“折翼”的惨痛经历。第一见面,他俩就感到对方像相识多年的好友。

人与人之间的悲欢,现实中并不容易相通。
李琪其实不乏追求者,但是,那些追求者很难满足她对精神交流的需求。受各自条件和身份的影响,身边的异性顶多把她当作一个体面的妻子或女朋友。
她说,在探探上遇到的人,反倒交流起来更走心,或许因为大家本就在现实生活中很孤独,怀有沟通和理解的诉求。

“如果女人真有黄金时代
应该是28至38岁”
“如果非要定义一个女人的黄金时代,我觉得肯定不是20出头的年纪,而是28岁到38岁。”李琪认为。
在她眼中,无论是盲目无视人生发展的实际轨迹,还是对女性低幼审美的刻意苛求,这都是非常可笑的。她说:“一个女人的前30多年,应该用来勇敢探索,而不是以找个人结婚为目标。”

随着阅历的增加,女性的魅力逐渐绽放。
无论男女,可以大胆追求事业,也可以大胆去爱,经历了成长与成熟,知道自己要什么的时候,才能做出对自己更好的选择。
生命的前三十年,李琪就是这么做的。
她家里还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在相对保守的山东老家,出现这样的子女组合,原因不言而喻。
在李琪的山东老家,女性长辈习惯将“男人是天,女人是地,女人就该三从四德”挂在嘴边。在这样的观念下长大,李琪早就知道想要获得同样的认可,女生要比男生更努力。

很多时候,好好读书考试是女生突破命运的重要途径。
在一个高考大省里,李琪高考时拿到了636分的高分却没被第一志愿录取,被调剂到了民航大学交通工程专业。
大二时,她凭借优秀的成绩,转到了学校强势专业航空机械工程。尽管她专业能力扎实,但一度受“高度男性化”的行业现状影响,在求职中遇挫。
李琪不甘心因性别而转行,她主动请求就业办的老师协助,向航空公司极力推荐。她的执着和自信打动了当时的校招团队,使她获得了一份客机维修的工作。
3年后,她参加航空公司的女飞行员选拔。经过两年艰苦的培训,她拿到了梦寐以求的飞行员执照。
在飞行培训中,李琪的身边都是男学员。她一开始并不自信,其中一个男学员还经常嘲笑她“一个女生学什么开飞机”。
随着飞行理论、机械等课程一点点深入,她的信心一点点建立起来。“说来搞笑,那个经常打击我的男生后来都没能完成培训,现在已经停飞了。”她补充道。

从掌握技术到建立自信,李琪的职业生涯逐渐起飞。
李琪实力证明,女飞行员有不可比拟的优势。飞行需要知识、技能和责任心,驾驶室里有成百上千个开关按钮,容不得一丁点马虎。而女性通常个性细致,能准确理解技术要点,较好适应飞行员的专业要求。
今天的李琪,已非常了解自己的能力和价值。不论是职业抉择,还是个人魅力,她已经不会轻易被外人的打击而动摇。

所谓“幸运”
就是永远保持主动
和很多事业成功的女性一样,李琪是一个谦逊的人。她认为自己是“幸运儿”,才能在几次关键转折点上顺利过关。
其实,从她的成长轨迹不难看出,与其说是“幸运”,不如说是她身上那种不服输的主动,和碰到机会就不放过的韧性,共同成就了今日的她。
谈到寻找伴侣,李琪的态度和她争取工作时一样积极进取。她依然渴望婚姻,并觉得探探上认识的朋友里面,可能就有自己未来的伴侣。
社交软件上的年轻人,也对这个又飒又美的女飞行员兴趣十足。李琪在探探上收获了20多万个“喜欢”。她的第一条“动态”是她在海南飞滑翔机的照片,又酷又拽,发出不一会儿就收获了上百个点赞。

像鸟儿般自由翱翔,是许多人共有的浪漫梦想。/受访者供图
“我在探探上右滑的人,经常也是右滑过我的。我右滑后,基本马上就匹配成功。”李琪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由于阅历较许多同龄人丰富,她更愿意和成熟的男性交流。有时候,新朋友上来就问她是否喜欢旅游,她会觉得索然无味。她反问:“谁不喜欢旅游?”
受疫情影响,航空公司大部分航线还未恢复。李琪回到山东老家,在自己几年前买下的公寓中休假,每天亲自下厨,邀约朋友一起健身打网球,生活自在而快乐。

飞行员的良好体魄是保证长途飞行安全的前提之一。
不过,父母的健康、年龄焦虑和因疫情催化的孤独感,也让她开始认真考虑,是否应该把寻找终身伴侣提上日程。
李琪目前正在跟一位男性在交往。对方是一位国企的中层,家住在附近,两人疫情宅家期间互相“滑到”。近期李琪在盘算减脂,而对方也喜欢健身,两人一拍即合。她透露:“说不定可以进一步发展。”
经历了家人多年催婚的李琪,自己并没有那么着急。她说:“我们寻找爱,是为了让生命更完整,愿我们各得其所,不枉此生。”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