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人生百相 > 正文

体育改变了他们的人生

体育改变了他们的人生 如果不是接触了体育,我们可能就不会来到这里,不知道在做什么。2020珠峰测量登山队当中,有两名藏族小伙子格外引人注意,桑登次旺、贡秋桑登,两人不但名字相似,年龄也同样为21岁,还形影不离。说他们引人注意,一是礼貌,二是勤快。

体育改变了他们的人生




  “如果不是接触了体育,我们可能就不会来到这里,不知道在做什么。”2020珠峰测量登山队当中,有两名藏族小伙子格外引人注意,桑登次旺、贡秋桑登,两人不但名字相似,年龄也同样为21岁,还形影不离。说他们引人注意,一是礼貌,二是勤快。不管和谁说话,他们张口就是“老师”。每天早餐之后,他俩还会清理院子,看到运动员休息帐里的垃圾桶满了,也会立即拿起来倒掉。
  桑登次旺酷爱唱歌跳舞,出生在昌都左贡县木龙村,是家里四个孩子当中的老小。小时候,他常跟着妈妈上山挖虫草。“要不是体育,我可能也就读到初中,和哥哥一样早就结婚了,说不定孩子也有三四个了。”桑登次旺开玩笑说。
  在桑登次旺五年级时,西藏自治区体育运动技术学校招生,免学费,他顺利入学。同时,贡秋桑登也从家乡林芝米林县丹娘乡桑巴村入学。与桑登次旺不同,贡秋桑登家乡没有虫草,就是种青稞,偶尔赶上季节可以挖到一点松茸。
  2012年入学,2018年毕业,桑登次旺和贡秋桑登成为队友和室友,两人一起练摔跤,“场上是对手,场下是兄弟”的深厚情谊就此结下。
  2018年,跨界跨项越野滑雪队到学校选人,刚毕业的他俩就一起前往陕西秦岭,进行了一年多的训练。随后,两人又根据教练的建议改练滑雪登山,半年之后开始比赛,成绩不俗。
  “2019年松花湖世界杯个人第三、短距离第三、垂直竞速第三名,2019年万龙滑雪场亚洲杯个人第三名,2019年岗什卡大师赛垂直距离第四名。”这是桑登次旺的成绩单。贡秋桑登也比较出色,“2019年松花湖世界杯个人第二、短距离第二、垂直竞速第二名,2019年万龙滑雪场亚洲杯个人第二名,2019岗什卡大师赛短距离第四名。”
  伴随着成绩的提升,两人也用体育打开了人生的新天地——加入西藏登山队,成为滑雪登山队队员,桑登次旺还兼任越野滑雪和滑雪登山队的助理教练。
  “读书的时候不收学费,现在很快就会有工资和补助,感觉很有保障。”桑登次旺对于目前的生活很满足,从12岁开始接触体育,进行过几个项目的训练,也有练到很苦的时候,但他们都从来没想过放弃,因为不想让父母失望,更因为体育改变了他们的人生。
  “有可能队伍有几名运动员能去登珠峰。”桑登次旺和贡秋桑登听到教练朗加多吉无意说起这个事情的时候,并不怎么信,觉得不可能有这个机会。3月初,教练又来询问,他俩就举手报名了。朗加多吉此前是西藏登山队员,曾有过登珠峰的经历,也去过很多地方登山,攀岩、滑雪都会。教练为他们讲述了很多珠峰的故事,还对他们进行了技术方面的培训,并交代了注意事项。
  3月他们来到林芝,隔离期结束后就和本次测量登山队会合,然后前往珠峰大本营。
  别看是来自西藏的孩子,桑登次旺和贡秋桑登都是第一次来到珠峰脚下,看到珠峰的第一反应除了感动便是亲近。“像见到多年没见到的亲人一样!”桑登次旺说,两人对着山峰祈愿,许愿队伍平安归来,祝愿本次测量登山任务圆满完成!
  在大本营没有高原反应,但第一次去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适应的时候,两个小伙子都有高原反应了,贡秋桑登像晕车一样,连牦牛工背上来的东西都拿不动,桑登次旺好一点,但是帮着兄弟拿完东西后,两个人都头晕、呕吐,差不多两天时间才好转。
  “你们可以往上再走走,可以更好地适应。”向导教他们,他们俩就真的向上又走了200多米,再回来就好多了。此后的7028米、7400米,他们就没高原反应了。
  “登山不陌生,从小家乡的路就和这里差不多。”两个人笑着说,而来到大本营之后,他们也学了测量的技能,感觉一切准备就绪。其他队员下山休整的时候,他们也留在了大本营。“一切听队长安排,如果有机会登顶,一定要实现愿望。”两个藏族小伙子对登顶充满向往。他俩的目标也很简单,希望有一天能在自己的专项——滑雪登山项目上脱颖而出,为国家争光!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