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人生百相 > 正文

人生的路,我们终究要学会一个人去走

人生的路,我们终究要学会一个人去走 人生在世, 无时无刻不在面对着离别。 大学毕业,与同学告别; 外出工作,与父母告别 当我们拿着行李,转身离去, 一个人面对着生活的所有波折时, 才明白,有些路, 终究是要一个人走。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临江仙送

人生的路,我们终究要学会一个人去走 


人生在世,

无时无刻不在面对着离别。

大学毕业,与同学告别;

外出工作,与父母告别……

当我们拿着行李,转身离去,

一个人面对着生活的所有波折时,

才明白,有些路,

终究是要一个人走。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临江仙·送钱穆父

宋·苏轼

一别都门三改火,天涯踏尽红尘。

依然一笑作春温。

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

樽前不用翠眉颦。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离别三年后,苏轼与友人钱穆父重逢,这三年来,钱穆父奔走在红尘中,一身风霜。

短短的相聚后,两人又要分别。苏轼关怀友人,也习惯了离别,他说,世间离别本是常事,何必伤感。

人生在世,就如同一个行旅之人,我也是旅行者中的一个。

身边的友人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一如苏轼一般,送走了许多朋友之后,才会明白,有些路啊,我们终究要一个人走。

鸡声茅店月, 人迹板桥霜。
商山早行

温庭筠

晨起动征铎, 客行悲故乡。

鸡声茅店月, 人迹板桥霜。

槲叶落山路, 枳花明驿墙。

因思杜陵梦, 凫雁满回塘。

这一天,温庭筠起了个大早,他要赶早路。

清晨起床,旅店里外已经响起了车马的铃铎声,旅客们在套马,准备驾车。

雄鸡报晓,残月未落之时,诗人上路了,霜面上留下了诗人的足迹。

此时,温庭筠已经48岁了,为了生计,他不得不早早起程,远赴他地。此时,思乡之情犹为强烈。

没有亲人相随,没有挚友同行。在人生的道路上,有的桥要自己修,有的路要自己走,挺过来了内心会变得更加坚强勇敢。

百年前那个的孤独的背影,让世人记住了“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这个名句,记住了那一场一个人的旅程。

明日巴陵道,秋山又几重。
喜见外弟又言别

唐·李益

十年离乱后,长大一相逢。

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

别来沧海事,语罢暮天钟。

明日巴陵道,秋山又几重。

唐王朝从安史之乱后,从强盛走向了衰落。

这其中,多少家庭离散,多少亲人失联。十年的离乱后,李益偶然遇见了表弟,一朝相逢,幼年的表弟,如今已长大成人。

别后的沧海桑田,一直说到夕阳西下。

明天,我们又要各自踏上征途,我们之间又要隔着多少秋山呢?

年少时的战乱,致使两人分离,长大不同的生活轨迹,使两人又不得不分离。

人生的路,有许多事,我们无法掌控,原来相交那么好的两个人,最后,也可能会渐行渐远,亲密不再。

只愿我的朋友,前路平坦,风景独美。

别离在今晨,见尔当何秋。
送杨氏女

唐代:韦应物

永日方戚戚,出行复悠悠。

女子今有行,大江溯轻舟。

尔辈苦无恃,抚念益慈柔。

幼为长所育,两别泣不休。

对此结中肠,义往难复留。

自小阙内训,事姑贻我忧。

赖兹托令门,任恤庶无尤。

贫俭诚所尚,资从岂待周。

孝恭遵妇道,容止顺其猷。

别离在今晨,见尔当何秋。

居闲始自遣,临感忽难收。

归来视幼女,零泪缘缨流。

韦应物早年丧妻,留下两女相依为命。当大女儿出嫁之时,韦应物写下这首诗,送其出行,万千叮咛;怜其无恃,反复诫训。

在诗中,韦应物叮嘱女儿,要孝顺公婆,遵从妇道,守规矩……情真语挚,泪满诗行,愁惨凄恻,朴实无华,骨肉之情,跃然纸上。

看着大女儿出嫁,想到小女儿以后也要离开自己。诗人悲从中来。

但他知道,女大当嫁,这是人伦理常。自己作为父亲,终要接受子女的离开。而作为子女,也要习惯,陪伴自己几十年的父母,一朝离去。

人总要学着长大,有些路,我们终究要学会一个人走,不论是父母,还是子女,都是一样。



有人说,人这一辈子,都是在不断寻觅,寻一人相伴,觅一处安身。也许,下一个路口,还是空站;也许,下一个路口,也有人在等待;也许,已经有人在和你并肩作战。

我们无法掌控人生的离别,但是,我们可以改变自己的心态。相聚时,我们把酒言欢,不负时光。离别时,我们祝福友人,前路平坦,一世顺遂。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