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人生百相 > 正文

人生总要经历一次华丽的冒险

人生总要经历一次华丽的冒险 记忆里关于鲜的深刻感受来自于一款叫狗尿苔的野生菌子。小时候,那碟炒狗尿苔是至鲜之味,热锅下油,狗尿苔下锅,一股沁人心脾的香立即扑鼻,菌还未入嘴,鼻子已经大呼过瘾,口水已经从嗓眼咽下,别有一种勾魂的力量。 一进入夏季

人生总要经历一次华丽的冒险




记忆里关于鲜的深刻感受来自于一款叫“狗尿苔”的野生菌子。小时候,那碟炒狗尿苔是至鲜之味,热锅下油,狗尿苔下锅,一股沁人心脾的香立即扑鼻,菌还未入嘴,鼻子已经大呼过瘾,口水已经从嗓眼咽下,别有一种勾魂的力量。
一进入夏季,便盼望着下雨。一场大雨过后,在丛林里,在马路上边,在墙角,“狗尿苔”就会魔术般长出来。雨过天晴,我和小伙伴们便出发了,兴高采烈地采回来一大堆野生菇。母亲小心翼翼地分拣,告诉我开伞的菇是有毒的,不可以吃,五彩斑斓的菇,亦不可食。只有伞盖紧实,伞骨白胖的“狗尿苔”才是今天晚餐的主角。 这是我很小便明白的一个道理:“若想食菇,必先识菇” 。
狗尿苔的鲜美记忆,来源于那个年代的稀缺,是平淡生活中的一点惊喜。前两天,友人从河西走廊寄来一箱赤松茸。晚上,我便迫不及待地想尝尝鲜。
作为食材,赤松茸无愧是精灵般的存在。起平底锅,融化酥油,等待油脂铺满锅底,将切片的赤松茸下锅,油温使松茸表面的水分迅速吸收,赤松茸的清香与油脂香味结合,立即散发出一种天然的酽香。咬上一口,鲜美无比,更多的是只属于这个春天的新鲜,新鲜的仿佛能触摸到春雨过后绿草的露珠,彷佛身心此刻已经置身在遥远的大自然。

河流山川,虫鱼鸟兽,自然造化之瑰丽、奇妙,人类之力望尘莫及。但是人类从未停下观察自然、探索自然、改造的脚步。而美食文化的发展就离不开古人对食物的执着追求。
我们的老祖宗在很早以前就已经发现、食用并记载过食用菌。《 吕氏春秋》:“和之美味者,越骆之菌。”由此可见,至少两千年以前,食用菌就已经是中国人餐桌上的美食了。
令人遗憾的是,虽然食用菌的美味征服了百姓的口腹之欲,但它的身影只散见于案头的文献典籍,没有哪一个人认为它的价值能获得著书立传的回报。直到南宋陈仁玉《菌谱》的出现,食用菌专著才姗姗来迟。

如果你认为他是一个医生、药学家、或者美食家,那就错了,陈仁玉其实是个地地道道的猛人。
南宋嘉定五年(1212年)陈仁玉生于台州仙居,祖父和父亲皆为武进士,母亲则是理宗的皇后谢道清的姑妈。他自己也在开庆元年(1259年)赐同进士出身,曾任浙东安抚使,兵部侍郎等职。用今天的话说,陈仁玉是个有追求的官二代。史书中说他幼习春秋,攻经史,博览天文地理诸籍,每有心得,必记之。
德祐元年(1275年),元军大举南下,谢太后“诏天下州郡降元”,陈仁玉不因亲情和朝廷意旨而妥协,他在台州修城墙,募士兵,抗元决心始终如一,无奈因寡不敌众而兵败城陷,遂带领残兵退至石塘山并在此隐居,他还告诫子孙不可为元朝效力。

浙江温岭石塘
就是这样一个带兵打仗、位高权重的将军,却在他步入而立之年的青年时代,写就了后来载入中国史册的《菌谱》。 陈仁玉的《菌谱》是世界上第一部菌类植物专著,成为后世研究菌的滥觞。明代潘之恒的《广菌谱》、清代吴林的《吴菌谱》和张崧的《北菌谱》等书籍都受他的启发,这本书甚至还漂洋过海,影响了日本人。
《菌谱》之所以被后世推崇,恰恰就在于它的首创性和独创性。《四库全书》提要中写道:“在区区口腹之微物,本不足纪述,而《太平御览·蔬部》无菌类,《全芳备祖》所载亦止二条。向来典故甚少,故附著于录。”《菌谱》字数不多,却是一项“前无古人”的创新之举,因而被后人极为重视。
那么,陈仁玉为什么要写下这样一部植物学专著呢?在《菌谱》自序中他自己说到: “欲尽菌之性,而究其用、第其品,作《菌谱》。”翻译一下,他想要探究菌菇的品性,研究它们的用途,并给予它们合理的优劣评价。大有一番太史公“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志向。

为了撰写《菌谱》,陈仁玉在深山老林里不知转了多少圈。有时候,甚至冒着生命的危险去品尝一种新品种的蕈。《菌谱》的末尾,陈仁玉还附上了毒菌的解毒说明,“以苦茗杂白矾勺新水并咽之,无不立愈。”显然,陈仁玉写《菌谱》,绝非道听途说,而是躬身实践,不惜以身试毒,从而获取第一手的资料。
在故纸堆里打捞出陈仁玉的时候,我被这个故事深深震撼了。生在风雨飘摇的乱世,又生在对家国天下有责任的家族,做一个保家卫国的将军本是他的人生剧本。但他的名字没有被淹没在历史之中,是因为这场华丽的 人生冒险,催促着他写下《菌谱》的,无疑是美食的诱惑以及对家乡满满的深情。
陈仁玉的家乡台州仙居,是一个盛产菌类的地方。正如他在《菌谱》自序中所说:“仙居界台、括,丛山峻拔,仙灵所宫,爰产异菌。林居岩栖者,左右芼之,固藜藿之至腴,莼葵之上瑞”。因此,他与多种食用菌“相见甚熟”,这为他仔细观察、研究、记录各种菌类的特性提供了客观条件。

台州仙居
我一直相信,食物身上蕴藏着惊人的力量。它给人生活的希望,它抚慰人心,它温暖人生。经年之后,我还会想起儿时为了寻找狗尿苔在山林之中滑倒摔跤的样子,想起母亲在物质匮乏年代精心操持的每一道美食。长大后,每次吃到让人味蕾惊艳的菌类, 记忆都会不自觉地穿越回童年。

寻找美食之旅,其实也是冒险之旅。生活可能已经让我们失去了冒险的勇气,因为冒险可能会失败,失败可能意味着失去。但在一个人漫长的人生中,总要经历一次冒险。它可能与你的人生主业无关,只关乎兴趣,和一个发自内心的本能冲动有关。如果把人的一生比做一条河流,这场冒险可能就是一朵浪花。它短暂,却璀璨。正如陈仁玉的人生故事所启示的那样。否则,庸俗的人生将多么的寡味。即使冒险失败了一次,又有什么呢?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