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人生百相 > 正文

《美丽人生》:所有温暖终将如期而至

《美丽人生》:所有温暖终将如期而至 孩子成长并不需要全然美好,但是他们希望世界是确定的,就像没有圣诞老公公不要紧,但是礼物仍然能够收到,温暖会如期而至,爸爸妈妈爱着我。这就是一个孩子对于世界的控制感,仿佛《美丽人生》中的一句台词:游戏结束了

《美丽人生》:所有温暖终将如期而至



孩子成长并不需要全然美好,但是他们希望世界是确定的,就像没有圣诞老公公不要紧,但是礼物仍然能够收到,温暖会如期而至,爸爸妈妈爱着我。这就是一个孩子对于世界的控制感,仿佛《美丽人生》中的一句台词:“游戏结束了,我们就回家。”

电影《美丽人生》

 

借着4k修复的技术,这几年我们看了不少欠情怀一张电影票的好片子,比如《龙猫》、《千与千寻》、《海上钢琴师》等等。这不,2020年刚开年,一部催泪大片《美丽人生》就来了。

1997年获得70项国际大奖51项提名的片子,讲述了在残酷可怕的集中营,父亲如何竭尽全力为孩子营造一个安全的、充满趣味和爱的美好世界。这也令观者思考同样的问题:在现实和童真中,父母该如何保护孩子?

就在不久前的圣诞节,有读者写信来,询问是否可以告诉孩子,圣诞老公公其实是假的?“我们希望孩子在尽可能长的岁月里,生活在一个美好的世界里。这是我们对他们的保护。我的孩子从入幼儿园开始,每年的圣诞节,他们都用一颗童稚的心期盼着圣诞老公公平安夜从窗户中爬进来,把礼物塞进挂在床头的袜子里。有时候,他们也会问,圣诞老公公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为什么有人说是假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害怕一个不慎会戳破他们的美好盼望。”

我们感动于《美丽人生》中父亲圭多对儿子的守护,害怕现实的恐惧、油腻、虚无破坏掉与孩子相连的纯真和美好。那是最最宝贵的东西,是让我们心动不已,却无奈告别的东西。这也是许多父母愿意凭一己之力为孩子呵护一个关于圣诞老公公的童话的原因。当然,还不止这些,比如为孩子挑选安全、梦幻、美好的动画片,而“螳臂挡车”般隔开新闻、电影、电视剧;比如在手机和iPad上设置青少年模式,对每一个带着危险、不良意味的画面深恶痛绝,甚至愤怒到无力。

不对,好像有些事情不太对劲。这份爱,仿佛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

 

儿童的世界并不是成年人以为的美好

 

孩子的世界真的是美好的、无害的,充满了软软的童真和喜悦吗?在儿童心理研究者眼中,这并不是真正的儿童的世界。在幼年的孩子心中,世界并不缺乏危险。在童稚的心中,爱与恨快速转换,这一刻爱得想吞下你,下一刻愤怒地吼叫要杀死你。在孩子眼中,世界或许是瑰丽色的,但更是魔幻的。吸引全世界孩子喜欢的晚安故事,总是不乏善与恶的对垒,在一系列死亡威胁中勇士用智慧和力量战胜邪恶和阴谋,最终成长为更有力量感的人。

在精神分析大师梅兰妮·克莱因的理论中,恨意在一个儿童的成长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位置,它是重要的一个起点,连接着人类从出生起对关系的渴望。在一个没有强烈创伤,没有危害儿童基本生存权和安全感的环境中,孩子们在爱的包容和现实检验性的发展下,把因恨带来的毁灭转换为内疚和修复力,最终走上心智成熟之路。

 

该保护的不是美好,而是成长需要的安全感和可控性

 

圭多对儿子的保护,到底保护的是什么?是孩子对整个世界美好的想象吗?看上去是的,哪怕在残酷的掳掠和死亡面前,孩子仍然以为这是一场游戏、一个演出,一个会结束,会回归正常生活,爸爸妈妈都在,日子继续过下去的插曲。不不不,穿过这个表层,我们得以看见,父亲保护的是一个孩子在残酷现实面前,在大人都觉得朝不保夕、随风飘零的命运面前的“控制感”:我不是无能为力的,世界仍然是可控的。这是一个人生命底色里最重要的部分——安全感,因着这份厚实的安全感,人可以继续去探索尊重、友谊、情爱,心无旁骛地去玩、去游戏,去追求生命力的绽放。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