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人生百相 > 正文

不为物累庄子的人生观看这里

不为物累庄子的人生观看这里 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在人类历史上造就了一代代的思想家、哲学家。而在先秦思想家中,最难解读的就数庄子了。因为,其人其书都没有定论。由于儒家当时的入世思想一直占据统治地位,对庄子评价往往也名不符实。庄子的思想,往往被看

不为物累庄子的人生观看这里


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在人类历史上造就了一代代的思想家、哲学家。而在先秦思想家中,最难解读的就数庄子了。因为,其人其书都没有定论。由于儒家当时的入世思想一直占据统治地位,对庄子评价往往也名不符实。庄子的思想,往往被看作是不得已而为之的隐士思想,客观上消解了庄子的思想价值,放大了其逃避现实的一面,忽视了其悲悯与批判的另一面。而庄子不以社会取向衡量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是一种逸士的生存方式,是庄子的心之所往,也是他一生得追求。
时至今日,虽然人们对庄子的评价有了很大的改变,却仍然存在缺乏深刻的认识和不少的误解,历史和现实的情况下,一再低估了这位伟大思想家的历史地位和价值。个人认为,庄子就像是一面镜子,可以映照出人性的真伪,当人觉得镜子模糊的时候,其实就是自己的心灵蒙上了灰尘。正确地认识庄子,就是一场对人性的探索,对人生态度、生存方式的探寻。
在中国思想史上,庄子最早也较全面地对人境遇的理性思索,他细致观察和描述了人生的困境,提出了“先进”的价值标准。庄子不以社会取向考察生命的价值,而是跳出人的社会角色,还原人的本质,追求生命的自由。庄子把人放在现实与历史的时空中,从人的生存层面,关注人的生存价值和意义,宣泄的不是一己之哀,一国之痛,而是人类的大悲痛。
先秦时期的庄子,是最具悲剧意识的思想家,他看到死亡是人的必然归宿。生命的短暂就像白驹过隙。世上万物,自然而然地兴起,又自然而然地消逝,没有不回归自然的。人生的有限,与认识对象的无限,是无法摆脱的,这种冲突是一种现实的存在。庄子把个人与天地相比,“犹小石小木之在大山也”,流露出个人在浩瀚宇宙的荒凉短暂与永恒的无奈。
自然的力量,是人类所不能支配的;社会力量和主观力量却是人类可以支配。庄子最为悲伤的是:人在极有限的生命中,意识不到生命的短暂,皆为不同的外物所役使。虽然庄子感叹人生的短暂,但认为盲目追求长寿也是可悲的。
庄子在《逍遥游》中说:彭祖乃今以久特闻,众人匹之,不亦悲乎!世人不知道养形与养心的区别,误以为保养形体就可以保存生命,事实并非如此。庄子看来,生命不在于长短,而在于好,即是道。
庄子认为,生命高于一切,连王位也不能与之相比,更不要说什么高官厚禄,人世私利了。
世俗的人,为了追求私利,宁肯危害身体,抛弃生命,都是为物累,为名利所奴役,失去了自我,丢掉了人之为人的本性。宋王偃贪于美酒女色、暴淫无度,成为物欲的奴隶。齐国田成子杀君取国只为一己之私,为私利奴役。不但君主如此,从士族到平民,都为私利所驱使,你争我斗,争相追逐。
芸芸众生终日忙忙碌碌,疯狂地追逐名利,无情地侵害争夺,获得了什么成功?这样活着岂不丧失了人的本来的内在价值?世人都以形色、物色和名声来证明人的价值,世人的喜怒哀乐不能自控。庄子一度叹,世人只是物的临时居所而已;再度叹,人总是在追求人所不能逃避的事情。
庄子感叹,天下的人都迷惑了,找不到认识的意义和人的归宿。
处世若要免于物累,只有归向道德,只有天道不为的境界,才是最美好的。“不明白自然之理,则德性不纯;不通晓道的,无法顺遂事物。不明于天者,不纯于德;不通于道者,无自而可;不明于道者,悲乎!”道德才是人们应该孜孜以求的。但身受物累的世人,把心智用在毫无用处的小事上,而不懂得无为虚静安宁的大道。
庄子悲叹,百家往而不返。“悲乎!百家往而不返,必不合矣!”庄子感叹古之道被弄得支离破碎。天下之人皆已失性,可是百家却自以为是。
从这几个方面可以看出,庄子是真“悲”之人。庄子悲的不是个人,他悲叹的是那些追逐名利而丧失自己天性的那些人;又悲叹那些悲伤人的人;庄子悲叹的是人类的自身。明白人生悖论,它会使人更加宽容、更加文明、更具有生命意识。
庄子的悲叹思想,包含着为自由,为生命而“反叛”,为自由而向逍遥的价值取向,不为物所奴役,不为物所累,追求人的生命,追求人生的自由!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