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教育 > 正文

在线教育和那些低线城市的教育需求

在线教育和那些低线城市的教育需求 数学135分,语文122分,外语148分,理综281分,全省排名前50. 2019年6月24日,张帅看到查分系统里的高考成绩排名,终于觉得清北稳了。过去的十二年间,从郊县的农村小学到县一中,尽管每个阶段得到的教育资源运气好像都差一

在线教育和那些低线城市的教育需求


数学135分,语文122分,外语148分,理综281分,全省排名前50.

2019年6月24日,张帅看到查分系统里的高考成绩排名,终于觉得清北稳了。过去的十二年间,从郊县的农村小学到县一中,尽管每个阶段得到的教育资源“运气好像都差一点”,但这个小县城的尖子生从未放弃与不利资源抗争。当一切尘埃落定,站在命运的这一端,他仍然要花费时间告诉自己,这是真的。

张帅是福建福州下属一个县一中的应届考生,今年高考后被清华大学录取。时间拉回到三年前,那时张帅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失之交臂”。身处于教育水平一般的县,从农村小学到班级学习氛围不怎么好的初中,他在中考后估分报志愿时只敢填了县一中。结果成绩出来,超过福建省内名校福州一中录取线5分。十五岁的他第一次明白了世界上真有“教育资源”这回事儿。

同样“教育资源”的还有山东东营女生陈子涵。在以全省第七的成绩被北京大学录取的三年前,她就沮丧地发现,不同班级的“第一”是不一样的。三年前,陈子涵以109分拿下她所在班级中考数学第一,然而隔壁班超过110分的同学有大概30个。因为入学时随机蛇形分配,每个班的生源水平相当,陈子涵这才体会到,不一样的老师能教出这么大的差距。

“我记得当时上了高中,我是实验班总分第一,他们一开始都觉得我很厉害,后来我们讨论自己的中考成绩,我们班一个三四十名的同学说,你数学怎么这么低。”

从那时起,两个素不相识的同届学生,在各自的环境里开始了与“教育资源落后”的抗争之路。不约而同地,他们把目光转向了在线教育。

张帅第一次知道作业帮是在初中,最开始是物理老师推荐,用来拍照搜题。高一时,作业帮推出在线直播课程,他去试听免费体验课,迅速发现了网上老师的独到之处。虽然在县一中的重点班,班里老师教学经验丰富,对待学生认真负责。然而就算是这样,网上老师讲的“大招”和方法,学校老师接触的都比较少。渐渐地,他发现在线课程的主讲老师会有一套自己的逻辑推理的论证。与这些身在大城市通过网络授课的老师相比,当地的老师“没有任何优势”。

陈子涵是主动选择用作业帮听课的。由于初中经历了差劲的数学老师,她上高中后一度对学校老师非常不信任,选择自己在网上报课。每天抽时间听网络老师讲难题,通过QQ跟老师提问等老师答疑,成为她消除数学恐惧的常规操作。那时作业帮还是0元的尝试课,也还没有组建专门的答疑团队,任课老师也会兼任答疑工作。一天,她从个人QQ问了老师一道题,感觉像是给明星发私信一样,根本没有指望回复。到了晚上11点,当时的主讲老师王杭州在加完班回家的路上用语音回复,语音回复里传出出租车导航的声音,让她深受感动。自那以后,她一直在作业帮听了四百多节在线课。

他们都制定了很高的目标,却受制于当地环境,渴望得到更优质的教育资源,于是用在线课程的途径为自己寻找一条“弯道超车”的路。张帅所在的县一中此前从来没有清北,理科第一名去了浙大。以至于他长久地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突破周遭的一切。

如今,张帅已经从对资源的质疑和抱怨中走过,走进了中国最好的大学。但此前他从未放弃与不利环境的抗争,顶住压力寻找一切可用的学习资源,以及一直以来对自己的严苛,“只有我自己知道,还有我的父母。”

阶梯:抢占在线教育资源

实际上,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不仅张帅、陈子涵这样的小城市尖子生,更多三四线城市的普通孩子选择通过在线教育来争取优质的“网上老师”资源,对于这些学生来说,屏幕另一端的老师似乎更有方法将原本枯燥的知识点拆解得清清楚楚。

 

李楠是河南驻马店市正阳县的高考生,今年高考发挥稳定,最终考上电子科技大学通信相关专业。他在高一用作业帮搜题时看到数学体验课,随后成为正价课学员,在高中的学习中不断加强对线上资源的使用。

李楠所在的县教育投入力度一般,他所在的学校师资、硬件等都很普通,类似于这样的地区和学校,理科还好,可以按照一定规律进行刷题,但在语文、英语等考察软实力和认知水平的学科,除了一些语言天赋较高的同学外,学生们普遍感到困顿。

高一和高二,李楠主要报一些专题课,主要跟线上老师学习理科的解题“大招”,那时他还没想着补差,直到高三,为了冲刺高考,他一口气报了六门课的长期班,并开始重视英语提升。

经过高三一年的学习,李楠英语从七八十分的不及格水平上升到120分,高考时情绪紧张,最终成绩104分;理综从高一第一次合卷考试的220分上升到高考274分,成了全县理综状元;整体排名从刚进校时三百多名上升到高考时二十多名,属于稳扎稳打的典型。

在他看来,线上老师整体水平很高,理科老师思路和解题风格很锻炼思维,英语老师活泼幽默,拉近了他和外语的距离。此外,在线平台常常有一些开阔视野的专题讲座,比如“带你看北大”“走进国家天文台”等,新鲜事物的获知有利于在看到一些新题时知其然,心里不怵。

教育资源分配是个老生常谈的难题。在我国,生师比(在校生数/专任教师数)一直是衡量教育资源投入的重要指标。有研究报告显示,在普通高中阶段,城区、镇区、乡村学校的生师比分别为13.0、14.3和13.7;在初中阶段,城区、镇区、乡村学校的生师比分别为12.8、12.6和11.0,城乡间差异都不是很明显。但是在小学阶段,城区、镇区、乡村学校的生师比分别为18.8、18.1和14.6,城镇学校的生师比明显高于乡村学校。

老师的学历构成上,城乡差异更为明显。在普通高中阶段,城区、镇区、乡村学校专任教师的90%是大学本科毕业,城区研究生学历教师略高,整体差异是最小的。在初中阶段,城区、镇区、乡村学校的专任教师中大学专科毕业生的比例均有一定程度的提高,分别占比10%、20%、24%,师资开始分化。在小学阶段,城乡间差异进一步扩大,乡村小学的专任教师中37%是大学本科毕业。镇区小学的这一比例为66%。总之,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专任教师的学历构成城区学校高于镇区学校,镇区学校高于乡村学校这一不均衡的现象还是很明显的。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