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聚焦羊城 > 正文

春运第一热门城市,为何是广州?

春运第一热门城市,为何是广州? 近年来反向春运(即部分老人前往子女工作地过年)作为一种特殊的过年方式呈现持续发展的态势,高德地图近日发布的《2020年度春运出行预测报告》显示,预计2020年广州将成为反向春运的第一热门目的地。官方统计的广州春运客流

春运第一热门城市,为何是广州?


近年来“反向春运”(即部分老人前往子女工作地过年)作为一种特殊的过年方式呈现持续发展的态势,高德地图近日发布的《2020年度春运出行预测报告》显示,预计2020年广州将成为“反向春运”的第一热门目的地。官方统计的广州春运客流数据也在悄然变化。最近3年,广州发送旅客量稳定在3000万的级别,基本告别了快速增长的时代,2019年甚至还下降了3.5%。然而,到达广州的客流却连年保持两位数的增长。

上世纪80年代末,正是在广州,“春运”这个概念首度走进历史,逐步发展成为一年一度世界最大规模的人类迁徙。30年之后,在全国城镇化持续深入、二三线城市快速崛起的时代背景下,新的春运模式——“反向春运”的发轫地为何还是广州?持续成为“流量担当”的背后,透露出广州城市发展的哪些玄机?春运来穗旅客或连续两年增长10%以上

近日,在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指导下,高德地图发布《2020年度春运出行预测报告》指出,“反向春运”客流的持续增长将成为今年春运出行趋势中的一大特色,北上广往年春节经常上演的“空城”现象或将有所缓解,同时飞猪的数据报告也显示,“反向春运”客流量近两年来保持了平均30%的增幅。

近年来,在社会各方的呼吁和努力下,“反向春运”已经从口头走向实践,成为春运出行新时尚。数据显示,我国铁路春运反向客流以每年9%左右的速度增长。今年,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在《关于全力做好2020年春运工作的意见》中,首次提出“反向春运”,要求铁路推行回空方向列车票价优惠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度春运出行预测报告》的“春节前热门迁入城市排行”中,广州高居全国第一,其后是北京、重庆、上海、成都、深圳、武汉、郑州、西安以及杭州。春节前热门迁入城市反映的正是哪些城市将成为反向春运的主要目的地。

 

广州市春运办统计的数据也进步印证了广州在春节期间对外地旅客的虹吸能力。截至1月12日,春运前3天,广州地区共发送、到达旅客总量约为366.0万人次(不含公路到达量),同比增长3.2%,整个广州地区春运组织安全有序,整体比较平稳。其中到达量为129.4万人次(不含公路),同比增长12.8%,“反向春运”特征比较明显。事实上,2019年广州地区到达旅客已经达到2144.8万人次(不含公路到达),同比增长10.3%。今年,市春运办预计到达旅客约2371.4万人次(不含公路到达),同比增长10.6%,将连续两年保持两位数的增长。相比之下,广州地区春运发送旅客预计连续三年维持在3000万上下的水平,分别是2018年的3056.5万人次,2019年2950.3万人次以及2020年3021.9万人次(预计)。“反向春运”成为时尚,全靠这股年轻力量

广州也许是与春运渊源最深的城市。“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从80年代末开始,来广州城打工的人潮逐渐增多。每逢春节前夕,广州站站前广场总会挤满了返乡的外来务工人员。1987年,春运迎来了历史上第一个民工潮,铁路旅客近1.3亿人次,而爆发点便是广州火车站。

30年后的今天,一些早期来广州的务工人员,大多数已经在城里落地生根,事业家庭都已经与这座城市高度捆绑。把在老家的父母和孩子接来大城市里团聚过年,成为了他们优先选择。

不过,最近几年真正让“反向春运”成为时尚的,是另外一股更加年轻的力量。相比30年前,广州的经济结构已发生了深刻的改变,伴随而来的是用工需求的升级迭代。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数字化管理师、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员、物联网安装调试员……全力拥抱新一代科技浪潮的广州正涌现越来越多的新职业,五湖四海的人都来到广州寻找发展机会。

 

甘肃人杨女士自2018年毕业后就在广州一家早教软件公司工作,并早早把户口迁入了广州。“广州是个机会‘富矿’,对年轻人而言,发展空间更加广阔。”她打定主意在广州继续发展,目前正准备看房购房。

而来自湖南的29岁青年孙维自从2010年考入暨南大学,就在广州生活了9年多,这里的环境、饮食、人文无不让他感到喜欢与认同,“更重要的是低调务实、开放包容的市场环境和高效贴心的政务服务,给予了我大胆创业的舞台。”孙维说,“我会长期生活在广州,这里是我的第二个家。”

对于年轻人才,全国主要城市都毫不掩饰自己的热情。在一线城市中,广州落户政策的放宽,让成为新广州人变得前所未有的简单。去年4月,广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正式实施的《广州市引进人才入户管理办法实施细则》,就进一步放宽了对全日制本科学历、研究生学历人才以及专业技术资格人才入户的年龄限制,对应原来的要求大幅放宽5年。同时,取消了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学历、高级职称人员以及择业期内的留学人员入户的社保参保年限限制。这意味着,上述人员在广州市有参保记录即可入户。

 

广东省统计局公布的2019年全省统计概要中的数据更能说明问题。自2014年—2018年间,广州5年常住人口增长182万,连续4年保持每年逾40万人的增量。人们“用脚投票”,选择在广州创业、工作和生活。
 

这些新增常住人口,正是广州成为“反向春运”第一热门目的地的最大底气。

这群新广州人,大多是出生在80年代、90年代的独生子女。与上世纪80年代到广州打工的外来务工人员不一样了,他们已经把广州当作自己扎根发展的家。他们成家立业之后,有的早已把父母接到广州生活,也有更多的新广州家庭则选择在节前帮父母买好车票,在广州一起过农历新年。

“我妈妈最喜欢的就是来广州逛街,广州几大商圈,我打算带着她都逛一遍。”在广州一所大学工作的80后贵州人范女士向记者说道,“今年我妈妈还要去广东省口腔医院做两个种植牙,所以比去年提早半个月来广州了。”

东北人俞女士也开始打扫屋子,准备迎接父母的到来。“年前几天父母就会过来。”俞女士说道,“过年回东北的机票太贵,父母也愿意到广州看花市,只要家人在一起,哪里都是团圆。”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