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聚焦羊城 > 正文

广州地陷失联者为清污工人

广州地陷失联者为清污工人 清污工人石伟买来一碗豆浆和一根油条,放在餐桌上。 妻子余瑜还是被惊醒了。石伟向妻子指了指桌上的早餐,我出去了。好。 3小时后,2019年12月1日9时28分,27岁的石伟和51岁的父亲石义乘坐的清污车,驶经广州大道北与禺东西路交界的

广州地陷失联者为清污工人





清污工人石伟买来一碗豆浆和一根油条,放在餐桌上。

妻子余瑜还是被惊醒了。石伟向妻子指了指桌上的早餐,“我出去了。”“好。”

3小时后,2019年12月1日9时28分,27岁的石伟和51岁的父亲石义乘坐的清污车,驶经广州大道北与禺东西路交界的桥底。路面突然开裂,让父子两人连车坠入38米深坑洞。

“像开飞机一样往下坠。”余瑜看完事发视频后形容。

这是余瑜出月子的第四天。

12月2日,广州市政府新闻办在发布会上宣布,在这次事件中,途经该区域的1辆清污车和1部电动单车掉落,共有3人被困。事发路段为十一号线沙河站施工区域。

今天(12月4日)凌晨,余瑜更新了朋友圈动态:“彻夜彻夜地睡不着。”

妻子感到绝望:“那是我家的车。”

12月1日中午11时许,一位老乡在电话里急切地告诉余瑜,禺东西路附近有路塌了,余瑜家的清污车陷进去了,丈夫和公公在车上。起初,余瑜将事发时间听成了“昨晚9点”,她还询问老乡是不是搞错了。

然而,她随后从老乡的电话得知,事发时间是当天早上9点,现在附近路面都封了。听说路塌了,她第一反应是车的轮胎卡住了。

余瑜将刚满月的孩子交给朋友照顾,赶往事发地点附近,同时不停给丈夫和公公打电话,都没有接通。

事发后约两个半小时,她到达事发立交桥下,巨大的坑洞,让她脑袋一震。

余瑜第一反应是在坑中找人:“可是怎么找都找不到,太宽了,看到的只有黄黄的土。”

她随后从朋友手机上的照片看到,一两个小时前,一辆黄色的清污车仍在黄土外——车辆以几乎垂直的角度落入坑内黄土中,露出约三分之一的车尾。另一张较模糊的照片显示,车顶方向有一名男子的上身躯体,男子双手戴着手套。

她又看了朋友提供的两段事发瞬间视频:一段视频中,高架桥下方的人行横道周边路面塌陷后出现大坑,不断有路面泥土往坑中陷落,坑洞面积变大;另一段视频显示,一辆黄色的大型车随路面沥青和沙石急速坠入坑洞中。

余瑜开始感到绝望:“那是我家的车。”

家属目前仍等待救援结果

当时参与现场救援的沙河消防中队指导员陈俊青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12月1日9时46分,消防队员赶到现场,准备救援时再次坍塌。9时47分,消防人员在塌陷处已看不到车辆与被困者。蓝天救援队相关负责人亦介绍,救援人员赶到现场时已无被困者和被困车辆踪迹,水流从地下漫出。

12月1日中午,余瑜在一名老乡的陪同下,现场封锁线外站着度过漫长的数小时。其间,她看到有多台水泥罐车及吊臂靠近坑洞,于是向现场安保人员提出,要再次进入现场查看救援情况,都被安保人员出阻止。

事发当天晚上,记者进入现场看到,事发地点位于广州大道北与禺东西路交界一处立交桥正下方,塌陷坑洞近似椭圆形,占据至少三条车道,直径约十余米,桥下十字路口已封闭。广州地铁官方微博发布称,截至12月2日凌晨1时30分,经过前期的加固措施,塌陷区域的边坡已基本稳定。根据救援方案,塌陷区域将安装钢护筒,形成救援通道,向下探挖寻找被困人员。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