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化妆美容 > 正文

如何在化妆品店扛过“至暗时刻”

如何在化妆品店扛过至暗时刻 最近都睡不着,从疫情开始到现在,我们线下的盈利基本停滞,这么多天过去了,一个订单都没有收到。在接受青眼采访时,杭州传禧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常凯难掩焦虑。 常凯介绍到,公司从成立之初便致力于做进口品总代,并用两年的

如何在化妆品店扛过“至暗时刻”



“最近都睡不着,从疫情开始到现在,我们线下的盈利基本停滞,这么多天过去了,一个订单都没有收到。”在接受青眼采访时,杭州传禧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常凯难掩焦虑。

常凯介绍到,公司从成立之初便致力于做进口品总代,并用两年的时间做到了回款两个亿,本以为今年会是“大展拳脚”的时候,却不曾想遇到了这场疫情,几乎打乱了公司所有的规划。

“尽管我们公司在杭州,但是目前接到的通知是2月10号之前都不能复工,公司在线下覆盖了三万多家零售网点,但由于门店闭店,目前我们在商超等大渠道的回款全都没有收回来。”

而常凯所说的这种困境也普遍出现在进口美妆企业中。

“近几年化妆品进口贸易的压力本来就大,零售、代理商的生意本就不好做,尽管有人会说进口品利润大,但是如今受到电商、大连锁直供的挤压,利润其实也并不多,再加上疫情影响,虽然对我们的打击不是致命的,但是日子也不好过。”目前经营化妆品及卫生用品进口的广东巨鲲实业控股有限公司监事欧志文表示。

一位不愿具名的进口美妆企业负责人表示,由于公司的渠道主要在大型商超或者精品超市,现在商场停业,公司几乎没有收入,他目前是“一点应对办法都没有。”

“我们的进口产品大概覆盖了20多家精品超市,且公司属于中小企业,所以目前公司的亏损率达到了80%;而且对我们来说本来运营线下的成本就比较高,并没有充足的现金再转向线上运营,所以现在完全看不到公司的转机。”该负责人说到。

同时,严峻的疫情也让一些想要入局进口美妆市场的企业“望而却步”。

“今年我们本来想将进口品纳入到公司的规划中,目前看来这个计划可能要暂缓,2019年底公司的外商资本基本到位,我们也与一些品牌进行了签约,可没想到新年就发生了疫情,而且就目前来看疫情要想完全控制住,还需要时日;另一方面,公司设在上海,这边对企业的复工要求很高,现在暂时也想不到更好的对策来应对。”维蒂亚(中国)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俞佳德表示。

有行业人士表示,尽管前不久有地方陆续出台“苏惠十条”、“暖企八条”等相关政策来扶持企业渡过难关,但是如若疫情战线不断拉长,企业的“生命周期”也将进入倒计时。

化妆品赛道“宽”且“长”的趋势不会改变

如此严峻的状况,企业必须得抓紧时间开展自救,毕竟“失血”过多,最关键的就是要立刻“止血”。

业内目前讨论最多的便是快速获取现金流、尽快卖出存货、迅速向客户预收款、转变运营模式……其中,加大线上布局,成为众多企业一致认定的“良方”。

“从去年开始我们就在抓紧时间布局线上,去年公司的线上占比大概在37%左右,照今年这种情况,线上的占比可能要达到60%。”常凯表示。

常凯介绍,目前其公司的经营布局会大幅改变,将在淘系、云集、天猫、京东、考拉,甚至是直播等线上平台加大投入;从疫情开始到现在,公司400多万的库存已经全部被线上消耗完。

据凯度消费者指数的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城市快速消费品销售额增长5.3%,同比增长0.2个百分点,低线城市中有75.7%的消费者在线上购买过快速消费品。

但有业内人士表示,一些美妆进口品公司会采取与供应链金融公司合作的模式来进口产品。这种模式最突出的特点是:供应链金融公司会提前垫付公司进口品的货款,而美妆进口品公司必须承担垫付后的所有利息。但疫情之下,可能会使这些进口品公司的资金吃紧。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