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广州新闻 > 海珠 > 正文

广州:公园前地铁站名是他写的

来源:广州热线综合

时间:2018-09-14 09:28
广州:公园前地铁站名是他写的



    72岁的陈秋明感慨自己一生未曾停笔。幼时在阁楼里照着报纸写,做工时就躲在车间的铁皮箱上写,退休不“休”,终日徘徊在书房案头,“无一日不临帖”竟成了毕生习惯。数本字帖翻烂,他把字写进了广东四大名园,写进了“公园前”、“广州东站”的地铁站,唯一挂在人民大会堂的广东书法作品也由他执笔。
    而这在陈秋明看来还远远不够。日前,陈秋明来到广州文艺市民空间,与近百位书法爱好者畅聊自己的“书法人生”。如今年过古稀,笔耕不停,回忆一生握笔,陈秋明说也是一生快乐。“在书法的海洋里游过一圈之后,我终于知道什么是书法了。但这一圈游下来,我足足用了几十年。”
    谈机缘:剪报学字,阁楼竟成儿时乐园
    “小时候家里穷,没跟过老师。如果说启蒙,那应该是我父亲。”
    陈秋明的父亲没专门学过书法,但写得一手好字。“十里八乡的亲戚们都上门找我父亲,写牌匾、写春联,写得像是印刷体,家里也总热热闹闹的。”这让年幼的陈秋明第一次感受到,原来写字写得好,会受到大家欢迎。
    到了该上学的年纪,陈秋明心里仍然放不下学写字的事。讲台上的语文老师写板书,他的手就捏着笔一笔一画的跟着学。老师讲了什么都没听清,但字却是学得有模有样。上中学时,学校来了一位新老师,年纪轻,书法也写得好。他为学校办了几期黑板报,一跃便成了学生间议论不绝的“神秘人物”。
    陈秋明对这个“神秘老师”充满向往,可惜从未有机会遇到。直至几十年后担任广州市文史研究馆馆员,意外看到当年老师的作品,这时才真正见到老师本人。陈秋明感慨,“他不知道的,其实我受他影响了几十年。”
    父亲和老师的熏陶让陈秋明对书法念念不忘。可是儿时家家艰苦,一家八口挤在低矮闷热的阁楼,再无余钱为他请先生学字。他有空便蜷在阁楼里自己练。阁楼不通气也没有灯,但这低矮阁楼却是儿时陈秋明的一方乐园。
    “六十年代没钱买字帖,我就把报纸上的书法作品剪下来,这样就可以照着临摹了。”陈秋明最喜欢看各报副刊。那时著名书法家麦华三经常为报纸上的文章“题字”———《二龙皇帝高大郭》、“晚会”等等。“因为外面很少能看到,非常珍贵,我就把它剪下来贴在墙上,不断临摹。”
    陈秋明说,那些年在衣服箱子上趴着、在阁楼里蜷着学写字的日子是苦,但也乐在其中。“这就是兴趣的意义。如今想来,写书法,第一步就是兴趣。”
    忆艰辛:工厂学字,一本字帖十年功夫
    1969年参军回来,陈秋明被安排在广州钢铁厂工作。起先年轻力壮,爬高上低不在话下,一干十年,陈秋明陷入了对未来的担忧。“我在想,今后不可能一辈子当电工,身体也会撑不住。觉得还得干点什么,以后能留得下来。”
    既然喜欢书法,那就练书法。在七平米的宿舍里,刚摆得下两张床,练字既没空间也没环境。当时正值改革开放,省里办了学书法的学习班,一期三个月,陈秋明每期都报名。“当时都是瞎写,发展路子怎么定,我自己也不知道。”书法分五体——— 楷行草隶篆,陈秋明多多少少都接触过,直到看到有老师书写的“二王”行书,他被笔触的灵动感所打动,于是决定专心学写行书。
    “我想把全部力量集中在一点,五体之中就集中写行书,其中临摹‘二王’,‘二王’作品里就选《圣教序》。这一写就十年。”陈秋明把所有空闲的时间都拿来学书法。
    上班骑车排队过渡口,怕浪费时间,他包里随身装一本字帖温习;干完一天重活,别人看报聊天,他就在工厂的大工具箱上趴着写;早上8点下了夜班回家,第一件事不是睡觉,而是在老宅天井铺张桌子,开始一天的第一笔练习。“我记得有次胃出血,身体很虚弱,但有个书法展实在不想错过。”陈秋明就求弟弟偷偷陪他去看,弟弟无奈随行,谁知哥哥差点在路上晕倒。“下决心做好,就是得勤奋,这是比吃饭还重要的事。”
    临摹王羲之《圣教序》的十年,是陈秋明记忆里最艰苦的日子。“一本《圣教序》的字帖有两千多个字,字字难写,每个字的变化都很大,光是一个言字旁都有十多种写法。”陈秋明回忆,那时候自己苦于找不到书写规律,只能用笨办法,把《圣教序》里各种各样的偏旁部首都整理成册。
    “既然吃不透,就每天拆一页下来,带到工厂里去,一页练一个星期。练到不看都能背下来,那下个星期就换第二页。如果还不熟悉,那就一直练。”陈秋明觉得,如今自己下笔的功夫,就是那时候苦练的功劳。
    论书法:好比爬山,浮躁功利要不得
    “年轻时候,我想法很多。不觉得自己比别人笨,什么书体都想写得拿手,表现自己的聪明。”伴随书法浮浮沉沉很多年,陈秋明慢慢觉得“专于一点”才是学书法的门道,“一分散就很难精道了。”
    于是,从青年到中年,他把几乎所有经历都放在书法上,直至退休仍笔耕不辍,古稀之年佳作频出。“都说观千剑而后识器,专一和单一有区别,而从专到博是需要一个过程的。”陈秋明感慨,自己这一圈走完,竟也用了近毕生。“这是个不断精进的过程,更像是爬山。我如今七十多岁,回头看六十岁的作品,很多已看不入眼了。”
    如今身边爱好书法的朋友越来越多,还有一路走来学书法几十年的朋友,陈秋明说,他们当中的确也有人退步,有人几十年都是一个样子,再未进步。“七分临帖,三分创作。生活虽不是天天都比赛,但是赛场外的功夫不能一日断。”在陈秋明看来,现在的书法圈子不似往日,大多数人高喊创新,但是没几个人在关注传承。

上一篇:海珠打造人力资源服务产业集聚区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广州热线"的所有作品,均由本网编辑搜集整理,并加入大量个人点评、观点、配图等内容,版权均属于广州热线,未经本网许可,禁止转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②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读者热线:0755-83532025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热线招聘 - 商务合作 - 广州热线合作QQ:262408603
广州热线 SZONLINE.NET ©1997-2016 运营维护:深圳市都市在线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粤B2-20080137 网站备案:粤ICP备1603903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