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电影 > 正文

中国电影学派时代建构的双向阐释

中国电影学派时代建构的双向阐释 中国电影学派的理论建构,是中国电影历史发展与现实增长的必然结果,是中国电影理论批评界学术研究不断演进的必然产物,也是中国当代理论批评界的一种集体共识。事实证明,中国电影学派的研究已经成为中国电影理论批评界一个

中国电影学派时代建构的双向阐释


  中国电影学派的理论建构,是中国电影历史发展与现实增长的必然结果,是中国电影理论批评界学术研究不断演进的必然产物,也是中国当代理论批评界的一种集体共识。事实证明,中国电影学派的研究已经成为中国电影理论批评界一个聚焦性的时代话题,一个不断出现的学术词汇。它汇聚了中国电影理论批评、中国电影史、中国电影产业诸多方面的学者参与到中国电影学派的研究行列之中,为中国电影的学术发展而携手并肩,共同前进。就中国电影学派的时代建构而言,在理论观念上有五个需要阐释的双向命题。

  中国电影学派的时代建构要确立的是一种中国电影的价值体系,而不是一种单一的电影价值观。

  中国电影学派所要建构的不是关于电影的单一价值观——无论这种价值观是经济的、艺术的,还是社会的、文化的。中国电影学派所确立的中国电影的标志性作品,必定是社会与经济、艺术与商业、文化与各种不同价值取向相互整合,并且以前者为主导的杰出力作。中国电影学派的时代建构不是基于对某一种电影的价值诉求,而是基于整个中国电影历史发展的百年进程,面对中国电影未来的发展前景,寻求中国电影在价值体系上的总体整合。它在电影美学框架上必定跨越电影艺术题材论与艺术风格论的一般范畴;在电影史学视野上必须要超越中国电影代际划分的时间维度;在电影理论范式上,倾力建成中国电影的工业体系、美学体系、思想体系“三位一体”的宏伟大厦。努力探讨一种包括电影艺术的创作理念、电影文化的传播策略、电影产业的发展模式在内的中国电影的总体战略构想。

  中国电影学派的时代建构要确立的是一种中国电影的创作方向,而不是一种电影的创作题材。

  面对世界电影的总体格局,中国电影未来的发展方向在哪里?不论是艺术电影的倡导者,还是电影本土市场的守护者,都在寻找一种推进中国民族电影发展繁荣的通衢之路。印度、伊朗、韩国电影的发展道路都对中国电影提供了不同方面的成功借鉴,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电影包括中国台湾地区电影提供的则是另一种教训。我们的方向必然是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现代社会的现实境遇相互融汇、当代国际电影发展趋势与中国电影发展的产业路径的交汇之处确立中国电影的发展方向。就电影的艺术形态而言,我们不是将电影寄予在某一种题材、某一种类型、某一种风格之上,而致力于建构的是一种在思想导向上具有正确性,在艺术创作上具有时代性,在价值取向上具有通约性,在商业类型上具有兼容性,在文化精神上具有民族性,在表现形式上具有国际性的主流电影。它将为中国电影产业提供原型性的产品,同时,为中华民族电影的未来发展提供能源性的持久动力。

  中国电影学派的时代建构要确立的是一种中国电影的学术共识,而不是一种电影的学术观点。

  我们不能以一种画地为牢的学术立场进行中国电影学派的研究。特别是在关于中国电影评价体系的研究中,我们将致力于建构一种能够被电影界普遍认同的学术共识。恩格斯曾经说过,人们对历史的共同兴趣就是发现在历史“无数个个别意向之间和无数的个别行动之间”那种“内在的一般法则”。现在,即便在可以自由想象的艺术建构中,我们也不希望那些浑身散发着商业气息的所谓巨制在历史虚无主义的侵蚀下建构出一个个无视正义、践踏人性的黑色王国;我们不希望在曾经卷起漫天飞花的历史舞台上比谁更冷酷、谁更奸诈;我们不希望在风云聚汇的宫廷里比谁更凶险、谁更狡猾;也不希望在雕梁画栋的庭院里上演的是谁更残暴、谁更强悍的权力争夺。总而言之,我们不赞成用一种恶无恶报的叙事逻辑去否定恶有恶报的普遍民意,也不赞成用一种善无善报的剧作结构,去颠覆善有善报的历史事实。中国的电影在对历史进行诗意表达时,应对历史、民族、国家的前进与后退给出一个符合人类世界发展的历史轨迹。我们不能在大众传媒中粉碎观众的那些“银色梦想”,不能在精神上摇撼他们对于社会公正的集体认同,从而致使他们不再相信正义可以战胜邪恶、黑暗终能唤来黎明的历史信念。

  中国电影学派的时代建构要确立的是一种中国电影的评价标准,而不是一种中国电影的美学风格。

  中国电影学派并不是指中国电影史上某一个中国电影艺术流派。中国电影学派与电影艺术流派的区别在于,一般的艺术流派在美学上都是以艺术的风格作为划界标志,将属于同一种艺术风格的作品命名为一种流派。中国电影学派的时代建构确立的是一种优秀的中国电影的评价标准。站在中国的历史视野上判定中国电影学派的入选之作,应当是那些在中国电影历史上能够代表一个时代正确的社会思想方向,能够体现一个时代前沿性的艺术美学风范,能够凝聚一个时代民族文化精神的影片。除此之外的电影,不管它赚取了多少票房,不管它赢得了多少喝彩,永远都将在中国电影学派的门槛之外。进而言之,某一种电影的美学风格就是再完美,也不能作为整个中国电影学派的评价标准。中国电影学派营造的是百花齐放的艺术盛景,推动的是百舸争流的时代航程。

  中国电影学派的时代建构要确立的是一种电影的话语体系,而不是一种电影的叙事模式。

  我们不能用一种割裂电影整体话语体系的方法来肢解中国电影,不能用一种来自市场维度的资本分析,去抵挡来自思想方面的学术批评;不能用一种来自艺术方面的美学阐释,去消解来自经济方面的商业论述;不能用一种来自社会领域的文化阐释,去颠覆来自美学方面的专业评判。在中国电影学派的时代建构过程中我们应当避免的是:在强调电影的思想属性的时候把它当作“教科书”,在谈到电影的商业属性的时候把电影当“摇钱树”,在谈到对于娱乐属性的时候把电影当“哈哈镜”,那种忽略电影的多重本质属性的思维方式,不符合中国电影学派的思维逻辑。中国电影学派所推崇的创作理念,不是要把艺术的社会责任看成是主旋律电影的专属职能,也不要将电影经济的提升使命全部留给商业电影,更不主张将艺术的文化精神都付诸作者电影。我们所要建立的电影话语体系是电影的思想属性与娱乐属性、社会属性与艺术属性、文化属性与商业属性的统一体。

  中国电影学派的建构不是一个盖完了就收工的影像工程,而是一个中国电影在艺术精神上、产业发展上、思想境界上不断迈进、升华的历史进程。我们知道,在文化领域寻求某种共识是一件非常不易的事。可是,我们相信,对中国电影一定能够建立起那种能够代表国家水准的时代杰作,她是当代中国用影像语言构筑的巴比伦通天塔,她将把那些曾经被上帝用语言分隔起来的人们,重新在影像语言的交流中汇集起来,让人类在电影的世界里共享美好的梦想时光。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