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电影 > 正文

《寄生虫》书写韩国电影与奥斯卡新历史

《寄生虫》书写韩国电影与奥斯卡新历史 2020年2月9日,在美国洛杉矶杜比剧院,凭借影片《寄生虫》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最佳导演奖、最佳国际电影奖、最佳原创剧本奖的导演奉俊昊展示奖杯。新华社记者李颖摄 新华社首尔2月12日电随笔:《寄生虫》书写韩国电

《寄生虫》书写韩国电影与奥斯卡新历史


  2020年2月9日,在美国洛杉矶杜比剧院,凭借影片《寄生虫》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最佳导演奖、最佳国际电影奖、最佳原创剧本奖的导演奉俊昊展示奖杯。新华社记者李颖摄

  新华社首尔2月12日电随笔:《寄生虫》书写韩国电影与奥斯卡新历史

  新华社记者陆睿

  第92届奥斯卡颁奖典礼落下帷幕,韩国电影《寄生虫》以“黑马”姿态成为最大赢家:该片横扫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国际影片以及最佳原创剧本四个奖项,刷新多项纪录,成为奥斯卡史上首部拿到最佳影片的非英语影片。

  《寄生虫》由韩国著名导演奉俊昊执导,借用“楼上楼下”这一西方人熟悉的阶层隐喻,以黑色幽默演绎了社会底层一家人“寄居”上流家庭的荒诞悲喜剧,揭露了韩国社会贫富阶层悬殊的残酷现实。影片对人性和社会阴暗面呈现得“真实到残酷”,而又不落窠臼。

  全片时而诙谐轻松,时而惊悚苦涩,戏剧冲突不断,结局残酷而震撼,引人沉思。有影评说,“事实上,我们对于弱者的愤怒,已超出了感知的能力。强者对弱者的漠视,迟早会被暴力反噬”。《寄生虫》的深刻在于此,艺术高度也在于此。

  一气呵成的巧妙故事、鬼才导演的出色发挥、新老演员的精湛演技,让这部聚焦社会小人物的电影达到了很高的完成度。虽然讲述的是韩国本土故事,台词全部为韩国语,但《寄生虫》成功跨越了国界,冲破了语言壁垒。评论家金亨锡说:“《寄生虫》获奖后,那些以小语种拍片的国家就有了希望。对于奥斯卡而言,这也是拥抱更丰富多彩作品的拐点。”

  2019年5月25日,在法国戛纳,韩国导演奉俊昊(右)与演员宋康昊手捧金棕榈奖杯出席拍照式。新华社记者高静摄

  实际上,在强势登顶奥斯卡之前,该片就已在欧洲大放光彩,斩获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等多项桂冠。作为一部“韩国制造”,《寄生虫》捧回多座小金人既有意外之喜,也在情理之中。既有主创人员的智慧结晶、公关团队的通力协作,也与韩国电影人数十年如一日的勤勉奋斗密不可分。

  更重要的是,《寄生虫》承载了太多韩国电影人的执着与梦想。曾经被好莱坞影片挤压到濒临危机的韩国电影,正是因为有一大批勇于坚持的电影人锐意进取,以及较宽松的文艺创作环境,才让韩国电影焕发出新的生机。韩国总统文在寅对影片获奖表达祝贺时说,“这是过去一百年韩国电影人不懈努力的结果。政府将一起努力,为电影人提供能够发挥想象力、大胆创作电影的环境”。

  对于奥斯卡而言,《寄生虫》的重磅获奖也顺应了其自身的改革需求。已有92年历史的奥斯卡奖常因被白人演员“主宰”饱受诟病,也因评审标准过于保守遭受质疑,急需打破禁锢、革新自我。美国电影协会本年度在获奖作品投票中走向“多元化”,《纽约时报》说,这意味着8000多名投票人摆脱了过去对白人制作的“白人故事”与传统电影手法的崇拜和偏向,拥抱“未来”。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