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电影 > 正文

调查中国电影遭遇疫情冲击

调查中国电影遭遇疫情冲击 近日,权威杂志发文称,中国电影产业受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巨大冲击。由此推测,2020年全球票房或损失超过1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69亿元)。而去年,全球票房高达425亿美元,创历史纪录。这其中就有中国市场贡献的92亿美元的票

调查中国电影遭遇疫情冲击


近日,权威杂志发文称,中国电影产业受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巨大冲击。由此推测,2020年全球票房或损失超过1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69亿元)。而去年,全球票房高达425亿美元,创历史纪录。这其中就有中国市场贡献的92亿美元的票房。与此同时,在中国拥有680块银幕的IMAX中国12天内股价应声下滑17.5%。



春节档对中国电影票房影响巨大,从过去几年的情况来看,仅春节档就可以贡献全年15%左右的票房。受到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除夕前一天,一度被看好的《唐人街探案3》《囧妈》《夺冠》等七部春节档主要影片宣布撤档,择日再映。紧接着,各大院线和票务平台也公布了退票细则,一些电影院宣布暂停营业,至于何时恢复则要看疫情的情况。



除夕上午,在大家已经做好今年过年不去电影院看电影的心理准备后,《囧妈》突然宣布改为线上免费向公众播出,一度成为当日的话题。一些心急的网友,在消息一经发布之时,就在社交媒体上感谢该片的主创和资方有情怀和担当。



但很快消息传来,《囧妈》背后的欢喜传媒全资附属公司欢欢喜喜与字节跳动签订了不少于6.3亿元协议,双方将开展包括影视内容播放、宣发推广在内的合作。此次字节跳动和欢喜传媒的合作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的期限为6个月,字节跳动以6.3亿的费用独揽《囧妈》为期半年的播放权限;在字节跳动盈利超过6亿后,欢喜传媒将会得到相应比例的分红。



在这个期间内,字节跳动将会在旗下的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等APP设置相应的入口来引流,扩大《囧妈》电影的流量。除此之外,欢喜传媒将会在《囧妈》电影的前后设立相应的广告植入以及其他的合作,来保证自己的盈利。第二阶段合作,将会从半年后延续到2022年年底。第二阶段的合作主要有两个方面:共同打造“首映”视频门户;合二为一共同制作相应的视频版权资源。



《囧妈》独辟蹊径网络首映,商业成功却遭争议



原本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囧妈》可能无法达成此前与横店影视协议的24亿保底票房,现在却多了更多的盈利可能性,不少人于是转而称赞该片的导演也是制片人之一徐峥的商业头脑。当日,欢喜传媒股价报收1.97港元,上涨43.8%,市值突破61.8亿元。



毫无疑问,《囧妈》的商业行为被认为打破了中国院线的运营规则。目前,全国有23家院线署名向国家电影局市场处紧急申请规范院线电影窗口期,保证院线利益。联名院线请求国家电影局紧急叫停《囧妈》在网络上的免费播出的行为,并且取缔电影院以外的各类“零窗口期”的放映模式。



在这份请示中,院线还表示:“如欢喜传媒执意电影《囧妈》互联网免费首播,院线公司后续对欢喜传媒及徐峥出品的电影作品予以一定程度上的抵制。今后若出现类似情形,对于此类影片的片方,院线公司将拒绝与其的所有合作。”



公告并没有宣布欢喜传媒需要支付多少违约金给之前已经达成协议的横店影视,而从法律层面这种行为是否构成违法则尚属于一个模糊状态。此前,《新京报》有报道:据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刘安邦律师表示,此次肺炎还未完全定性,因此从法律角度暂时无法界定为不可抗力或情势变更,可参考非典时期判例。非典时期,大部分合同违约案例并未认定非典为不可抗力,大部分认定为情势变更。



这一系列行为纠纷的背后,折射出世界电影行业都共同面对的问题:院线与网络平台争夺播放窗口期。院线和网络平台都希望占有更多的独家资源,因此也都积极参与进电影的投资和制作。但在中国的电影行业,院线一直是强势方,网络平台的发展还不足以保证电影的收益,因此在《囧妈》之前,中国还鲜少有话题性的电影在网络平台首映的先例。因此,一些观察者也认为,《囧妈》或将打破这一固有的利益链,渗透片方和院线原本铁板一块的关系。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