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电影 > 正文

《寄生虫》,何以成为一部建筑电影?

《寄生虫》,何以成为一部建筑电影? 《寄生虫》的导演与他的场景设计李河俊共同讲述电影中多层别墅的精密建造过程。 作者:Chris OFalt 译者:Luly 编辑:馒头 韩国导演奉俊昊的金棕榈之作《寄生虫》受誉于其对社会等级之间的冲突的洞察,但它的场景设计也同

《寄生虫》,何以成为一部建筑电影?


《寄生虫》的导演与他的场景设计李河俊共同讲述电影中多层别墅的精密建造过程。

 
作者:Chris O’Falt
 
译者:Luly
 
编辑:馒头
 
韩国导演奉俊昊的金棕榈之作《寄生虫》受誉于其对社会等级之间的冲突的洞察,但它的场景设计也同样让人叹服:电影揭示了一个贫困的家庭是如何步步接近富足的朴姓一家,甚至逐步“接手”了这家人的生活。电影百分之六十的内容都发生在这个朴家人的豪华别墅里。大多数观众或许意识不到,这栋别墅是为了电影拍摄,完全从零开始建造的。
 
故事中,这座精美的现代建筑,是由一位虚构建筑师南宫贤子建造的。而现实中,它其实是《寄生虫》的场景设计李河俊的作品。
 
寄生虫 기생충 (2019)
 
“因为朴家大宅在故事中是由一位有名设计师设计的,所以在现实中,要用同样方式去建造并非易事。”李河俊在与独立线报(Indiewire)的邮件采访中解释道。“我并不是一位建筑师,我觉得建筑师对空间的设想与场景设计师是有区别的。我们将布景和摄像机角度放在优先考虑的元素中,而真正为人们设计居所的设计师,是以人为中心去进行设计的。这两种方式非常不同。”
 
奉俊昊回忆,在《雪国列车》的筹备过程中,他给予场景设计师最大的挑战,并非是要建造令人信服的具有“视觉美”的场景,而是一个能够承载电影丰富的主题,精准服务于摄像机、构图、角色的舞台。奉俊昊曾在采访中将朴家形容为“这部电影中的独立宇宙”。并表示今年戛纳电影节著名的导演评审们——比如亚历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利图(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 欧格斯·兰斯莫斯(Yorgos Lanthimos), 凯莉·雷查德 (Kelly Reichardt)——都以为电影是在一间真实存在的房子里拍摄完成的,这让他很开心。事实上,是奉俊昊要求场景设计在一处户外空地上创造出的一个“开放式场景”。
 
朴家大宅是观众们近年电影记忆中,最令人赞叹的场景设计作品,而它背后的故事,也为奉俊昊的这部杰作加了另一层复杂性。在此,奉俊昊与李河俊用设计过程中的独家图片,将这个过程共同分解。采访内容出于文章的清晰度考虑,已经被压缩和编辑。
 
【一间房子,多重寄生】
 
奉俊昊:我觉得这部电影的独特之处在于“下渗”的概念,这想法来自于我早些年做家教的经历。做家教的时候,真的会有自己渗入了这个家庭的感觉,这正是我灵感的来源。但我最终还是想要讲述一个我周围的人们的故事,一个以非犯罪的方式潜入某个家庭的故事。
 
这有些剧透了,但故事里并没有只能有一个“寄生虫”的设定,所以这个故事是关于发现这间大宅中寄生的多重。我更喜欢观众带着对电影结局的未知走进影院,所以故事细节就不多说了。
 
我需要特别精密地去设计这间房子,就好像电影中的这间房子有属于它自己的宇宙。每一个角色,每一个“队伍”都既有属于他们自己去渗透的空间,也有不为他们所知的秘密世界。所以这三组家庭之间,以及不同空间之间的动态,都相互连接交缠。我觉得这之间的结合的确给电影增加了十分有趣的元素。
 
李河俊:据我所知,奉俊昊导演在写剧本的时候脑海中其实有预想的建筑师,但这并未给朴家的设计带来实际影响。我在设计的过程中,确实将导演剧本中的空间分割方式放在优先级考列。我们就他在写剧本的过程中粗画的空间草图有过很多次的讨论。
 
奉俊昊导演在创作的时候已经对细节的局域划分有了一些想法——比如演员们去花园和客厅的小路;楼梯该如何连接二层和餐桌,才能让演员们分散地从二层俯视厨房;从厨房到地下室的路径;从地下室去密室的路径,再到从车库到客厅的路径,诸如此类。
 
奉俊昊:整个故事对空间分割有很大的需求,比如当某个角色在特定的位置,而其他人需要能秘密“监视”他/她;如果有人进入屋子,另外一个人需要躲在某个角落;这些非常基本,却又非常立体的关系,已经开始如此在角色中建立了起来。
 
李河俊:设计能满足拍摄的空间分割是非常重要的。当然,他们需要根据摄像机角度的需求而变化,但我们在设计过程中,就决定了摄像机的位置,以及这位置该如何被反映在总体的设计中。我的设计结构是宽的,有深度而非高度,因为这样它才能更好得适合于2.35:1的画面比例。
 
【“天国与地狱”】
 
奉俊昊:影迷们可能会想到黑泽明的《天国与地狱》。但那部电影的结构,要更简单而强大一些。它的日语名叫《天国与地狱》(这里是与英文名,High and Low进行对比)。山顶是富人,而山底则是一种带有犯罪性的结构。这跟《寄生虫》是差不多的,但在《寄生虫》中有更多层次。
 
因为这是一个关于贫富的故事,所以这显而易见是我们考虑采光和声音设计时需要采取的方式。越穷越少能晒到太阳,这其实很现实,因为你的窗户会更少。比如在《雪国列车》中,底层车厢没有任何窗户,由于它半地下的结构,生活在那里的人每天只能获取一点点的阳光——大概只有15-30分钟——这是电影开场的画面。
 
我们在《寄生虫》的这些场景中采用的大多是自然光。我们所有的场景,不管是别墅还是地下室,都是在户外建成的。
 
李河俊:在户外建造的朴家大宅,设计过程中也考虑了太阳的位置。太阳的方向是我们在寻找户外建造场地的时候重要的考虑要素之一。我们要记住在我们倾向拍摄的时间区间内太阳的位置,并据此决定窗户的位置和大小。至于实际的打光,我们的摄像师,洪坰杓,对于颜色有具体的要求。他想要复杂的,不直接的光线,以及来自钨丝白炽灯的暖色调。在建造场景之前,摄像师和我一起分别去了不同的场地各几次,记录检测太阳的运动方向,然后一起决定了场地的位置。
 

>

精彩特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