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女性网 > 电影 > 正文

电影《使徒行者2》:兄弟情义薄云天

电影《使徒行者2》:兄弟情义薄云天 《使徒行者2》用交叉回忆的方式讲故事,难以忘记片末,两兄弟哭泣对视的炽热眼神。张家辉饰演的警察程滔,为保护古天乐饰演的同事兼兄弟井进贤,开车挡住横冲直撞的牛,车被牛角撞出一个洞,程滔的血从受损的车洞中渗出。

电影《使徒行者2》:兄弟情义薄云天

1

《使徒行者2》用交叉回忆的方式讲故事,难以忘记片末,两兄弟哭泣对视的炽热眼神。张家辉饰演的警察程滔,为保护古天乐饰演的同事兼兄弟井进贤,开车挡住横冲直撞的牛,车被牛角撞出一个洞,程滔的血从受损的车洞中渗出。这对幼时意外失散的兄弟,经历30年的分隔,兄弟情却依然义薄云天。

井进贤在恐怖组织残酷淬炼中痛苦成长,而程滔始终忘不了其儿时为救自己、而被挟持成为童兵训练营一员的凄惨命运,他们生死与共、与杀手战斗到最后一刻。两人即使身怀重伤、血肉模糊,依旧哭着相拥:“做兄弟,这辈子还不完,下辈子……”从克制到爆发,出人意料却在情理之中的兄弟情,引起观众的情感共鸣。

电影以富有张力的视听语言,再现了枪林弹雨的交易现场。交易现场是两兄弟矛盾的起点,也是井进贤逐步悔悟,最终与兄弟、战友程滔并肩作战的终点。影片最为动人的是挽救香港市民前赴后继、无畏牺牲的战友情和家国情,更是警匪斗争中血脉相连的兄弟手足情。

该片的IP源于同名电视剧的口碑积累,2014年TVB警匪剧《使徒行者》在内地播放,创平台香港电视剧的历史最高纪录;2016年,电影《使徒行者》在内地获得票房6亿元;2017年,《使徒行者2》电视剧再度回归;直到最近上映的电影《使徒行者2》,让这个系列成为电视剧和电影交替播映的艺术形态。两部电影都是同样的班底,导演文伟鸿,编剧关皓月,出品方TVB,甚至连主角张家辉、古天乐、吴镇宇所扮演的三个警察老炮,也再度出现在同一台戏中,但不同的是和第一部毫无剧情关联的故事。

第一部的故事主线是找出警察安插在犯罪集团中的卧底,第二部则反其道而行之,前半段主线是找出警界内部的黑警,使得“猜卧底”游戏的悬疑和反转不再,而是很快揭晓出正邪对立方——井进贤正是黑警。这对兄弟身处不同阵营,却因跨国案件再次同仇敌忾,正如第一部的关键元素——警匪、兄弟和卧底,导演将香港的老套路组合在一起,全篇给兄弟情留足戏份贯穿始终,彰显两人患难与共的情感。

这样的警匪对峙叙事剧情并非新颖,魔方和硬盘成为关键线索,引发正邪交锋,嫁接在对抗恐怖组织的剧情架构上显得因袭守旧。没有斗智斗勇的猫抓老鼠游戏设置,看起来像是大爆炸场面戏和枪战戏结合的缉毒片。虽然场景调度横跨缅甸和西班牙,西班牙奔牛节的重头戏带来枪林弹雨的紧迫感和好莱坞谍战片的既视感,但却和《007:幽灵党》里墨西哥亡灵节的剧情如出一辙。

兄弟情虽是电影的点睛之笔,但同样是双刃剑,体现在吴镇宇饰演两位警察兄弟的师傅的戏份较少。另外,电影虽有谍战的创新,却不如《碟中谍》的剧情,专注诠释“兄弟情”而忽视细节,使得故事停留在表层中规中矩。井进贤迫于女儿被恐怖组织挟持,潜入警局当卧底,却没发挥作用。他为了卧底而卧底,看起来好使,逻辑却不合理。杀手Demon死前枪击兄弟两人的头部,中弹后两人居然还能活下来,采用二对一的警察战术控制Demon的双臂正对斗牛,似乎有意制造“最后一分钟营救”,却违背人类生理学常识,经不起推敲。

但可喜的是,该片首日票房就顺利破亿,将香港电影叙事中的英雄,情义,快意恩仇的标签处重塑。截止2019年8月8日,庄文强执导的《无双》票房高达12.73亿元;最高的当属邱礼涛执导的《扫毒2》12.94亿元,成为港片内地票房之首。但近来年关于“香港电影废了”的讨论甚嚣尘上,有些人记忆中的香港电影逐渐消失,那些江湖豪情、赌场风云、人间冷暖的类型片票房,渐渐趋于冷淡。

昔日香港电影的辉煌,和如今香港电影极少卖座形成对比。但江山代有才人出,新的导演在内地票房形成新的发展格局,所以说“废”的并非香港电影,而是那些悲观者。正如香港极端暴力行为的“废青”,暴力是无法解决问题的,只会加深破坏香港的社会秩序。

>

精彩特荐